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章 情动 第九节 太妃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九节 太妃

    巴掌没有应声落下,被一位宫妃阻止了。只见她,身着彩蓝绢丝裙,头戴鱼尾镶钻牡丹簪,耳坠湛黄冰魄玉脂扣,嘴角抿起,无喜无怒。她身后的人嬷嬷面色也是冷冷的,只是那张脸,怎样看都觉得有些熟悉,却也从来不曾见过。

    宫妃们全部欠了身,皇后也不例外道:“参见顾太妃,太妃娘娘万安。”

    顾太妃简单的望了一眼四周,身后嬷嬷道:“太妃请各位娘娘起来说话。”

    “谢太妃娘娘。”

    何嬷嬷一张脸贴了笑,道:“哎哟!是哪阵风把太妃娘娘吹来了?太后常常说起您来,您快请!”

    顾太妃冷着脸,道:“本宫自然是来见太后,由不着你何嬷嬷你在这里虚情假意。”

    太后一听,面色很是不好,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奴才,还当着所有晚辈的面,一诧道:“妹妹怎会来此?”

    顾太妃道:“妹妹闲来无事,出来走走,不知不觉到了姐姐这里,没想到会见到这么精彩的场景。怎么,难道姐姐不欢迎吗?”

    太后道:“哀家年纪大了,就盼着妹妹常来陪哀家说说话。”说着就要去抓顾太妃的手,被顾太妃一脸嫌恶的避开。

    太后脸色立时讪讪的。

    顾太妃接着道:“时移世易,如今的天下是皇上的天下。”

    “可皇上是哀家之子。”

    “太后是想效法吕雉,还是武皇后?”

    “妹妹不是戚夫人,哀家不会是吕雉,更不可能是武皇后。”

    “太后今日所做之事,和她二人有何分别?”

    “本宫不过是教训一下不守规矩的人,一个小小的侧妃,如何值得妹妹这样劳师动众!”

    “妹妹既然碰上了,就不得不管。”

    太后抚额,勉强笑道:“既然妹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哀家就给了妹妹这个面子,可好?”

    “那么就请太后安心地在“慈心殿”颐养天年,如若不然,本宫就会请出先皇御赐宝剑,先斩后奏!”

    我们都被顾太妃强烈的气势压住了,半天毫无发声。太后老泪纵横,瘫坐在地:“先皇…臣妾领旨。”

    “各位娘娘主子们请回,太后乏了,该歇息了。”何嬷嬷道。

    “是。”

    走出慈心殿,外面已是阳光普照。娴姐姐拉住我左顾右看,不停问我有否受伤。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来得快,去得也快。顾太妃此举为何?着实让人捉摸不透。片刻功夫,宮婢来报说顾太妃有请。

    不管她目的为谁,总归是救了我。连带叩了几个响头,我感激道:“臣妾临亲王侧妃杨葭,多谢太妃相助。”

    “行了行了,年纪轻轻就如此罗里啰嗦,真麻烦。”语间透着小女孩的心性。

    其实从面相看,顾太妃很是年轻,但是皇宫的女人都会保养,光看面皮谁又知道究竟几何。太后也是年轻貌美,不是也有皇上那么大的儿子了。

    “你不必惊疑,本宫是看在哑娘面子才救你的。”

    我瞪大了双眼,哑婆不是回乡了,还来了皇宫。

    哑婆比划着:“老奴和太妃娘娘是旧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