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章 情动 第四节 争风吃醋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四节 争风吃醋

    凌晨时分,王府的车辇浩浩荡荡从杨府出发了。我的离去和出嫁时无异,送别的队伍在门口站得是里三层外三层。掀开轿帘,看到娘有些肿的双眼,将她手中的帕子轻轻挥舞,饱含千言万语。大娘依旧是优雅高贵的站着;二哥由二嫂扶在一边,咳嗽不止;五姨娘似笑非笑,卖弄风骚。

    我静静看着这一切,总是不明白为何娘知道我去湘竹院后会如此失常。昨晚回到她的院子,娘就坐在厅堂中央,紧抿双唇,连我撒娇的笑也融不了她的愁。这些年娘一直宽厚待人,我从未见她生气或失神过。但昨晚我见到了,她紧捏我的双肩道:“葭儿,你是我的女儿,答应娘,别再去管四房的事,再也别去见你四娘,答应娘!”

    我现在都能回忆起当我犹豫时她眼中的狠睙。就是我回忆的刹那,杨府的人毕恭毕敬站在原地,望着车队随行的方向,每张脸都弯着相同的弧度。而在某个狭小的角落,我触及到了四姨娘的身姿,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来送我了,我想对她做些什么,就想起娘说过的话,无情地阖上轿帘,对于她的声嘶嚎哭,假装无视。

    忍不住的,还是哭了。王爷就在一旁坐着,我只能借着帕子流泪,泪花不停流下,湿了丝帕。

    风王掀开轿帘时,看到的就是我泪眼迷蒙的样子。他面上一怔。望着我道:“三哥,我捉到一只野鸡,今夜在你府上烤了下酒,如何?”

    我慌乱地低下头,王爷道:“好。”

    一路就在无言的轿中度过,其间我昏昏欲睡,古代的交通工具果真是会折腾人,要是再多坐会,恐怕全身都要散架了。

    因着风王的一句野鸡下酒,整个临亲王府又小聚了一回,像是一场不定时的晚会。

    两位王爷自然是坐在主位中央,下首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王爷家眷。左边依次是王妃和两位侍妾,右边则是苏侧妃和我。

    小桌几上坐落糕点、糖果和美酒,被风王猎获的野鸡也有陈列。

    人群中不知是谁站了起来,举杯道:“妾身…祝愿王爷身体康健。”

    我一看,是个绿衣打扮的姑娘,她举着杯,一双眼频频向王爷发出秋波。

    王爷将酒一口饮尽,绿衣姑娘立时羞涩得像个小姑娘。见她这样,周围的女子争先恐后的敬起酒来,直看得我瞠目结舌。一场争风闹剧就要掀起。

    生平最是讨厌这样的场合,我收了裙角,起身准备出去走走。才迈出一步,就听司马敏说道:“妾身敬杨侧妃一杯。”

    所有的人都向我看来,连风王也不例外,我只好端了酒,听她继续说道:“妾身祝侧妃妹妹青春永驻。”

    我忙道:“多谢姐姐。”喝空酒杯,以为就此结束,她又乐呵呵道:“妾身还要再敬王爷和苏侧妃一杯,祝王爷和妹妹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我吸了口气,司马敏是故意不让我好过了。顺着她上扬的嘴角看过去,王爷的手扣在扶手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椅子边沿,那“咚咚”的声音让我不由紧张起来。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