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章 情动 第三节 动情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三节 动情

    循着声音看去,是四姨娘不小心碰倒了茶杯。我爹面露不悦,碍于王爷在场又不得发作。恰好大娘及时出声:“四妹妹若是身子不舒服,就回去歇了吧。”

    四姨娘戚戚然:“是。”

    我心生疑惑,难道这几次的受难都是四姨娘主使么?可为何风王又会质疑王府中人?

    夜宴中,有人摔破杯盘碟碗常被认为是不吉的象征,所以晚膳因着四姨娘的插曲,很快就散了。各房也在我爹的招呼下退了出去,五姨娘临走前还不忘给我一个冷笑。

    初夏的夜晚稍稍有了热气,不远处低畔间田娃声此起彼伏。我和王爷走在府中的小廊里,身后只跟了翠倚和王爷的贴身小厮尹堂。在府中生活时,我总喜欢晚膳后小遛一会,强身健体。如今归来,看着府中错落有致的花景,不免感触。花还是那些花,我自己倒矫情了。从这个角度看王爷,一轮一廓都极美,月色将他衬托得越发冷然。

    感觉到我在看他,他转过头来,就这样没有预兆地撞进我的眼,一时乱了方寸。

    很久很久很久,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经年,他托起我的手道:“日后,本王唤你葭儿,可好?”

    我心生愉悦,笑着点头。幸而是在夜晚,不然一定会被翠倚取笑。后来在不久之后,王爷告诉我,就是在那一瞬,他对我有了别样的感觉。男女之间的感情其实很简单,喜欢和不喜欢。

    “王爷,妾身有一事相求。”

    “何事?”

    这让我如何启齿呢?按理说我和王爷已经成亲,杨府也将东厢最好的房间腾挪,供王爷和我今晚歇息之用。可在晚膳时,看到心心念念的娘,总想和她说说话,撒撒娇。每一次别离,都不知下次相见是何年月了。

    “妾身想…”我紧咬唇瓣,不知如何开口。

    “可是为了二夫人?”他问。

    我一怔,我的表情有那么明显吗,又听他说:“晚膳时就见你不停看向二夫人那边,你回府一趟不易,今夜就留在二夫人身边说些体己话吧。明儿一早,尹堂会来接你回东厢。”

    我心下感动,在王府时,只觉他冷漠无情,没想到还有如此一面,当即福身退下。

    走出花园,我直奔北边而去。翠倚叫道:“小姐,错了,二夫人住在这边呀。”

    我瞪她一眼:“小点声,我们先去湘竹院。”

    她嘀咕:“去湘竹院干什么?老爷最不喜小姐去那里了,二夫人知道,也会不高兴的。”

    我说:“去寻找真相。”

    如果我猜的没错,四姨娘一定知道些内情。

    湘竹院。内室隐约有灯光传来,我一喜,竟真的还未睡,不由加快了脚步,也不敢声张,只得低低唤道:“四姨娘在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是红莲。她看了我一眼,福身道:“见过四小姐,夫人这会子已经睡下了,不便见客,四小姐请回吧。”

    睡了?可灯光仍在呀。

    “你胡说,我明明看到窗户上透着四夫人的影子。”翠倚为我争辩道。

    红莲望了望门窗,然后面无表情地道:“一定是你看错了,夫人的确已经睡下了,四小姐还是改日再来吧。”

    “糊弄谁呀,知道我家小姐明儿一早要回王府。”翠倚不依。

    正争执间,又从内室走出一人,身高六尺有余,羽扇纶巾,正是三哥…

    我没想到会见到他,一时愣住了。他似乎对我的到来并不惊奇,只道:“更深露重,四妹妹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得好。”语间竟有丝丝恨意。

    我礼貌回道:“谢三哥关怀,葭儿只是有几句话想问问四姨娘,不会耽搁四姨娘太多时间的,劳烦三哥让葭儿进去吧。”

    内室中,放下的帐帘已被掀起一角,露出四姨娘楚楚的脸。一看见她,我仿佛得到了赦免,就要迈进门去。

    三哥大手一伸,拦在我跟前:“四妹妹回去吧。”

    我有些不悦,大呼道:“四姨娘,我是葭儿。”

    四姨娘走下床来,对着三哥道:“立远,让葭儿进来吧。”

    三哥不肯答应,睁大了双眼警告般看向我:“这里不是四妹妹该来的地方。”

    我据理力争:“葭儿想见的是四娘,并非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