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章 婚嫁 第一节 新娘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婚嫁 新娘

    大红的喜服几乎照亮了我的内室,通照的烛光让房间亮如白昼。翠色的珠帘拉起,在出嫁前府中的最后一次洗浴。

    寅时就被唤起梳妆,任由丫头们将我的长发梳理,上粉、画眉、含唇、插珠花,最后再是凤冠霞帔。

    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做新娘的样子,一定是要和喜欢的男人,穿着自己定制的婚纱,挽着父亲的手臂,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缓缓走向幸福的旅程。这样想着,面上一松,竟不自觉地笑了。

    翠倚乐呵呵地说:“小姐今日真是好看极了,指不定王爷得多喜欢呢。”

    到底这身子的主人只有十几岁,居然嗔怪道:“就你多嘴。”腮间带着一点羞赧。

    任是谁都是喜悦的吧,封建社会的女人,本身就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养在深闺的小姐们,能够嫁给皇家,要多风光有多风光。我并不是那么世俗的人,只是真心的替真正的杨葭高兴,因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临亲王都算得是上上人选。

    喜娘扶起我,出了杨府大门。吹吹打打的奏乐声,周围邻里的恭贺声不断。盖头下的我深吸口气,抬头看了看朱漆的大门,看是看不见的,只是在这里也生活了许久,又岂会没有感情?低下头才发觉眼睛润润的,适才有泪掉下,想起今儿是喜庆的日子,赶紧收了心,对着府门三鞠躬,道:“女儿拜别爹娘,爹娘多多保重。”连声音都哽咽了。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我能感觉得到她此刻的心情,既高兴,又悲伤,就像此刻的我自己,或多或少对于未来的家,还是有些期待的。

    忽然有双冰凉凉的手握住了我,有一道声音低低传来,很轻,也很柔,只有几个字:“葭儿,保重!”

    还来不及思索声音的主人是谁,就听得爹说:“葭儿,上轿吧,时辰不早了,莫要忘了爹说的话!”

    我点头应下。

    轿子里铺了极厚的绒毯,并不觉得颠簸,凤冠却压得我脖子都有些生疼了。上轿前喜娘一直叮嘱不能摘下凤冠,喜帕也得等到新郎来挑。可是外面的吹吹打打,还有小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想着反正轿中也无人,偷偷取下一会再偷偷戴上,应该没有人会发现。还好,脑袋还是我自己的,也完好的待在脖子上。

    轿帘随着风小小翻飞着,偶尔可看到外面的街景,可外面的人不一定看得到离间我这双偷窥的眼睛。

    穿过来就是一位小家碧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够这样自由看着集市的机会,似乎还没有过,偶尔出来了,也只能有翠倚陪着,去些脂粉铺子,绸缎庄,后面还得跟着一大堆下人,哪里有甚么乐趣可言。

    但今日不同,今日没有翠倚的叨叨,也没有家丁的跟随,最主要的,是女人天生对于街市的喜爱。再者,嫁去王府后就是人妇,因着身份自由更受控制,还是假装一响贪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