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八十二章掏出心脏

    “祖传而已,还是快治疗苏姑娘的伤势吧,这精草从地下取出,时间太久,药效就会消失不少。”殷宏说话的时候神色有些闪烁,强自镇定。

    雾狸看着殷宏,就连他都觉得他这态度有点儿奇怪,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却被惊鸿伸手制止了。

    惊鸿知道再问是问不出什么來了,殷宏前半句的话虽然不可信,但是这后半句惊鸿却是知道。

    精草之所以珍贵,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它必须埋在地下仔细保管,一旦取出來太久,精草的药效就会渐渐的消失。

    “先治疗,剩下的再问。”夜洛补充一句,雾狸直接禁了声,不过暗自里还是瞟了夜洛一眼,心里憋屈极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治疗,精草完全融合到苏桃的身体里,总算经脉顺利接通了。

    第二天一早,苏桃感觉到意识清醒了,猛地睁开双眼,可是她不敢去动四肢,生怕还是不能动。

    苏桃又闭上眼睛,然后猛地动了把四肢抬起來,当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在空中触碰到,苏桃不相信的睁开双眼,紧接着兴奋的一声尖叫。

    “啊!太好了!”苏桃因为太激动,声音都细微的颤抖,最后喜极而泣,苏桃仍旧处于梦中一般伸出手触碰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水,当手指真的感受到那湿润的触感,才破涕而笑。

    守在门外的夜洛一听见声音,便急匆匆的进來,当看见苏桃坐起來,咧着嘴冲他笑,还张开手臂向他索抱的时候,夜洛的脚步停了一下。

    紧接着他一步比一步快,直接冲动苏桃身边儿,大手一挥把她揽入自己的怀里,然后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儿。

    这会儿雾狸。惊鸿以及殷宏也都进來了,看见这一幕,脸上都带着喜色,只有殷宏,大眼睛闪过一丝慌乱。

    “既然苏姑娘已经康复,这事儿值得庆祝,今晚本王大摆筵席,各位一定要参加。”

    殷宏笑呵呵的说道,声音很大,大眼睛扫过在场的人,这种热情让再坐的包括雾狸在内的都有些疑惑。

    “好!这次真是太谢谢殷兄了!”苏桃现在的记忆根本沒有殷宏的记忆,但是雾狸已经和她简单的介绍了他们的关系,所以苏桃对殷宏很感激。

    晚宴灯火通明,鼓瑟齐鸣,估计阴冥域最好看的舞女都被拍上來了,只是舞女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一个个幻化人形都不是特别的完美,看起來仍旧有点儿群魔乱舞的感觉。

    雾狸坐在宴席里,看着这一堆“妖魔鬼怪”实在是觉得倒胃口,端着一杯就被就打算去敬苏桃一杯,庆贺她伤势恢复,顺带挤兑夜洛几句,也算是让自己舒心。

    可是雾狸才走到苏桃身边儿,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來的一个舞女,直接撞在夜洛身上,那一杯粘稠的红色液体算是全都罩在了苏桃雪白的裙子上。

    夜洛瞬间就寒了脸,苏桃也是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裙子上那一片的红,这个位置,实在是有点儿太尴尬了。

    雾狸也定在那儿了,三个人互相大眼瞪小眼的,就连音乐也停了,气氛也僵在那儿了。

    倒是殷宏从不远处走了过來,伸出手扶起苏桃:“裙子都脏了,怎么办事儿了,还不快领苏姑娘去换一件儿!”

    他的声音很大,夹杂着怒气,苏桃原本想说沒什么的,可是当殷宏触碰到她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头脑出现一瞬间的空白,似乎四肢不听自己是使唤了一般,直接就转身跟着那个宫女往后面的寝宫走。

    苏桃晃了晃头,四肢有恢复了正常,她讪笑一下,觉得自己这酒量是变差了,只喝了一杯,手脚就不听使唤了,还真应该出去透透气。

    夜洛作势站起來就要跟着苏桃去,却被殷宏拉着胳膊拦住:“夜兄,苏姑娘去换衣服,您就不要跟着了吧!”

    雾狸看着夜洛就是不顺眼,自然和殷宏同仇敌忾,能让夜洛不顺心自己就舒服,也跟着符合起來。

    “就是!我妹妹换衣服,你跟着去干吗?占便宜也不是这么占得!”雾狸说的阴阳怪气,这一耽搁,苏桃也已经走的沒有影儿了,夜洛觉得在这儿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儿,便皱着眉头坐了下去。

    这一眼雾狸觉得夜洛充满了鄙夷,他瞬间火儿就上了了,伸着手指直接夜洛,就开始数落起來。

    许是雾狸喝了点儿酒,再加上阴冥域让他睹物思人,心里的别扭劲儿已经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了,说的话也极其的不客气。

    夜洛不屑于和雾狸计较,但是惊鸿看不下去了,直接从夜洛旁边儿的垮了过來,拉着雾狸,让他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