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章 3

    还是三年前的那座孤峰上。

    绿衣男子把玩着黑猫,躺在柔软的椅子上。

    “查得怎样了?”

    “回禀主人,爵莲还在查。”

    绿衣男子微皱眉头:“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坏了我们的事?”

    爵莲惊恐至极:“爵莲马上去办。”

    “听说她的武功很怪异?”

    “她能够使用任意一种兵器,就像是所有练武之人的克星,而且功力像是有百年之高。”

    “你自认为能胜得了她吗?”

    “爵莲会寻找机会杀了她。”

    “她的事情你先不要管,培银薇很可能趁着这个机会去长生氏拿那张图。上次她没能带出来,这次她不会再不拿出来了。她等了三年,就是为了这一天。‘八索’也是在为我们创造机会,她以为我们这次必定会集中力量对付‘八索’,必定会减少防备,哈哈…”

    “主人的意思是?”

    “我把那四个不死不活的人给你,你们给我死死的盯着培银薇,千万不要惊动了她,你们埋伏在长生氏的出口,等她出来就带人去抢。绝不能失败,我会尽量拖住‘八索’的人,那个人必定是冲着我来的。”

    “遵命。”

    “你下去吧。”

    爵莲退下去后。他走进后面的帘子里,华丽的大床上,早已经坐着一个年纪很轻的少女,她笑得比花还甜,可是眉间却有一股不经意的悲哀。

    他将她她的头抬起来细细欣赏:“你叫什么名字。”

    她仿佛任意他的摆布:“敏敏。”

    他修长的指甲在他脸上划过,而她的眼神却再也离不开他,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即使做梦即使幻想,也无法勾勒,任何的词语也无法形容,可是它明明确确的存在人间。让人一看就会忘记时间,被迷惑其中,得不到自拔,甚至甘心出卖自己的灵魂,割破自己的血管。

    可是他现在在吻她,一点一点,细微得像是母亲的抚摸,亲人的呵护。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可是又极力的控制自己,像是怕在这张脸下表露自己的丑态。

    “你愿意为我去死吗?”

    “愿意。”

    “那你知道你是我的多少个女人吗?”

    “不知道。”

    “我告诉你吧,你是我的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