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37章番外重操旧业完

    好一阵折腾哈利才缓过来,西弗勒斯无奈地看着自家绿眼睛巨怪,自己不过是关心他一点点而已,有必要那么激动吗?当然他也知道,因为怀班尼的时候哈利吃睡都不安稳,所以喝了非常多的药剂,加上之前去精灵族的几年哈利的身体多少伤到了些,所以药剂是吃到两年前才停。m 乐文移动网即使他自己是魔药学大师,即使西弗勒斯给他的魔药从来都是水果味,但是,哈利对于药剂还是非常排斥。不过,有自己看着,必然不会再让他伤到自己的身体。

    一顿好好的情人节午餐就这样被弄得乱七八糟——哈利无可奈何地想着,有点赌气地躺在草地上,头则枕在西弗勒斯的腿上。美丽的长发散落在西弗勒斯的黑袍上,西弗勒斯有些好笑地看着伴侣赌气的样子,手落在哈利的头发上,轻轻地安抚着自己的伴侣。

    “西弗,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下午上二年级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课?”哈利被西弗勒斯那双神奇的手渐渐安抚了情绪,露出了享受的表情,让西弗勒斯更加移不开眼睛。

    “是的,就是那些一点也不能领略魔药学的艺术所在的小芨芨草。”今年的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新生十分遗憾地没有半个拥有魔药学天分,这让西弗勒斯非常头疼,因为坩埚的消耗量让他几乎不能想象。

    “我下午有三堂课啊,有点累,你哄我午睡一会儿,好不好?”哈利笑容间出现了一丝顽皮。

    西弗勒斯看着哈利顽皮的笑容,不由笑了笑,时至今日,哈利这么无忧无虑的一面已经非常少见了。西弗勒斯立即将伴侣调整了一个位置,宠溺地抱在怀里,让他的头贴着自己的心脏。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哈利的背,又轻轻地哼起了一首不知名的曲子。西弗勒斯知道哈利想要的是什么,果然,不一会儿,哈利就睡着了。西弗勒斯看着平静的黑湖,露出了一个又心疼又幸福的笑容。

    哈利,你知道吗?我从未如此感谢梅林,那是因为,他给了我们一个重来的机会……

    --

    下午,哈利精神抖擞地去教室上课,午间的小睡足以让他心情非常不错。心情好了,工作效率自然就不错了。在第三节课下课时,四年级的一个斯莱特林女生走了上来——

    “波特首席,呃……”小女孩的笑容略带羞涩,欲言又止。

    “哦,希尔顿小姐,我有什么可以帮上你的吗?”哈利温和地微笑着,看出了女孩的。至今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依旧习惯于叫他“首席”,狡猾的蛇类动物用这个拉近与哈利的关系。从某些角度来说这个“首席”也没有叫错,因为哈利还是威森迦摩的首席,但是真正哈利的嫡系,像德拉科、布雷斯他们从毕业以后在比较正式的场合是不会用“首席”来称呼哈利的,他们都随德拉科改了口,叫哈利“猊下”。

    “呃,是这样的,我曾听说,波特首席很会做甜点。”希尔顿小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哈利的脸色,见他没有任何不耐烦,于是就继续说,“首席,我今晚想对一个学长告白,呃,我做了点巧克力,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口味对不对,所以希望首席指点一二。”

    哈利微笑,带着几分调侃,说道:“谁这么有福气,能得到希尔顿小姐的青睐?我可以知道吗?”

    “是六年级的赛文斯·安布里学长。”小女孩扭捏地说道,“我很羡慕波特首席和普林斯教授的感情,我希望我和赛文斯能够在一起。”

    “安布里知道你的感情吗?”哈利微笑着问。

    “目前还不知道的,但我想,他是喜欢我的。”希尔顿说道。

    “孩子,要是失败了,可不许哭鼻子哦。”哈利告诫道。

    “呃,波特首席,当年您是怎么和院长告白的啊?”女孩有点好奇地问。

    “唔,这个啊,过去好久了,西弗可是非常难追的。你也知道,他外表看上去特别严肃啊,嘴也是特别毒。不过我就是爱上了啊,然后我告诉他:世界再大,我只有你一个港湾。”哈利记起了曾经在西弗勒斯下葬时,他站在他的坟前说的一句话。

    女孩听了这句话,虽然还是有些懵懂,但是她却可以感觉到哈利在说这句话时有多少感情。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哈利,很快就从自己的思绪中解脱出来,温和地说道:“那么,希尔顿小姐,我现在可以尝尝你的手艺吗?”

    “当然。”希尔顿小姐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了食盒。

    盒子里有几块树叶形状的巧克力,哈利虽然还没尝,但看到这个卖相,至少看起来是可以合格。哈利饶有兴趣地拈起一块,先是闻了闻——嗯……西弗勒斯身上常年有的魔药味、三胞胎身上特有的体味、班尼身上的奶香味——对于哈利来说,现在,这三种味道就是家的意义——哈利最爱的味道。

    “你用了味觉迷惑剂?”哈利笑问,这是他重生前无聊对情迷剂的2种改良品之一,这一世,大约是在三胞胎2、3岁时就推出了,让很多女孩子趋之若鹜。这两种脱胎于情迷剂的改良品都没有了让人产生爱情的作用,只是单单迷惑一部分感官,一种叫味觉迷惑剂,一种叫嗅觉迷惑剂。这两种药剂相当有市场,味觉迷惑剂可以让任何人尝到和闻到他最爱的味道,可以加入任何食物,很安全,这种药剂受到了很多做菜味道无法满足家庭成员的主妇的追捧。而嗅觉迷惑剂则因为无法加入食物且挥发性较强,更多的被用于上流交际场合,一些贵妇小姐们几乎抛弃了所有的香水,只要这一支药剂就可以做到一切。

    “是的。”女孩有点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学长的口味。”

    哈利微微一笑,不是每个人都必需像自己一样像了解自己一样了解自己的爱人的。

    将巧克力放入嘴里,巧克力的细腻,中间包裹着榛子,果仁的香味在嘴里本该有几分美味的,却引起了一阵干呕的欲-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