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12

    在那之后,我和伊娃多次升空作战,“邦联军的白**恶魔”的威名在纳粹飞行员当中广为传播,一旦我出现在战场,必然会立刻有三架以上的符文机向我扑来。-<  >-/-<  >-但这对已经迈过了最高那道坎的我和伊娃来说,根本不构**威胁。  我的战绩持续的增**,到我驾驶着瓦尔基里一号从拉尔机场起飞的时候,我的击落数已经超过了一百架。  但是,尽管我以及我暂隶的大队战果辉煌,却依然无法改变当时那越来越糟糕的战局。  尽管西大陆的邦联军陆军司令部在明斯克周围集结了数量和进攻的轴心国部队旗鼓相当的军队,却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对能否顺利守住邦联在西大陆最大的城市明斯克感到怀疑。  空军高层和军队政工部**开始越来越多的要求第四大队那些涂得**里胡哨的王牌战机在我军阵地上空低空巡航,这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邦联军那越来越低落的士气。而邦联军队中那有名的“近卫军”制度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推行,那些英勇作战的部队会被授予“近卫”称号,并且拥有独一无二的部队旗帜和番号。  而且地面上的颓势也渐渐的蔓延到空中,随着西大陆邦联空军的整体战力的不断削弱,敌人开始将矛头转向驻守在拉尔的第四大队,他们不断的用大机群入侵拉尔空域,迫使我们和数倍于己方的敌机战斗,拉尔城也一次次遭到敌机的轰炸,以至于普加桥夫不得不再次带着瓦尔基里一号项目组转移。  完**转移那天,普加桥夫把我拉到了分配给项目组使用机库的角落里。  普加桥夫顿了顿,又眯着眼睛扫了一遍周围,然后揪着我的胳臂将我的耳朵拉到他嘴边,**声的嘀咕道:“这只是我的猜测。我之前以为‘瓦尔基里一号’这个代号里之所以有个‘一号’,是为了****敌人的情报部**,可现在我觉得,说不定这真的是为了和从别的遗迹里挖掘出来的样机区**来,没准‘瓦尔基里二号’已经在明斯克完**了组装,并且被送走了,所以他们才会把备用的配件给我们送来……”  ——原来如此,所以在度鸟舰队里才会有一位海军军官。恐怕我们这些飞行员和瓦尔基里一号全都是给轴心国准备的**饵,真正要被送到东大陆去的东西大概已经被海军舰队偷偷运走了。  我只是为冤死的阿克西尼亚感到惋惜,等我坐上瓦尔基里一号,飞跃极海的时候,我一定要带上一束鲜**,**再次在青年团气象站降落,然后把这束鲜**放在埋葬了阿克西尼亚的冰窖前。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战线也在不断的向着有着“明斯克大**”之称的拉尔接近。  第一百六十二集团军第六师所属的陆军医院的进驻更是让这层**霾越发的浓厚。  后来机场医院也装不下伤员了,机场方面只好空出一个机库,来容纳轻伤的士兵。  幸运的是,当时拉尔基地飞行员当中,有我,有阔ri杜布,有卢卡宁,后两者一个是仅次于我的邦联第二号空战王牌,另一个则**为击毁了419辆坦克和上千辆汽车的“坦克终结者”。  但是机场的政工部**还是对士气忧心忡忡。  得知舞会的消息之后,伊娃高兴坏了。当天我们俩的飞行任务一结束,她跳出座舱就直奔宿舍准备衣服,连饭都顾不上吃。  “至于那么**么?”  看着在镜子前美滋滋的转圈的伊娃,我突然想稍微捉**她一下,于是我这样问她:“你x,**得太疯了**心暴**本**哦!还是说你本来就打算借这个机会向大**展现你的本**?”  伊娃这句话让我想起卢卡宁传授给我的“秘诀”之一,他告诉我**孩子有时候就是**提某些无聊的问题,比如“我和谁谁比起来你更**谁”,或者“我如果怎么怎么样之后,你是否会更**我”之类的。卢卡宁告诫我,碰到这些问题千万不能说实话,而是要一口咬定**她,并且是货真价实的、现在的她。  因为伊娃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同时,xx就已经在我心里冒了出来,我决定实话实说。  我说完这番****的话语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