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二十九集又一版本第六章奇袭风林州下

    法特斯帝国的南三州风林、昌黎、广陉历来不受帝国的节制,多年来不纳税,不受调,名义上是帝国的一部分,实际上是自主权极高的自治州,地富物丰,民风强悍,帝国对此也只能给予安抚,想控制也难,唯一的好处就是帝国的南部屏障。

    南方三个州的官员和州主事都是由地方豪绅推荐的,各地方豪强都拥有自已的武装,尤其是风林州的主事是个城府很深的角色,小个子,小眼睛,小鼻子,一付小样子,外号许别煇,一肚子的精明,在南三州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次豪族联合左相起事,就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这小子算盘打得贼精,法特斯帝国内乱,各皇子都会有求与他,请他相助,他也想乘机捞取好处,扩大势力范围,最好能搞个什么台黎国,当个一代君主,实在不行保持目前的态势总还是可以的。反正再怎么不好,也不会伤到自已的实力。这次出头的是地方豪强,平时就不大听自已的指挥,让他们出兵,打得好平空得利,打得不好正好除去异议分子,何乐而不为呢。

    谁知好梦难园,半路杀出的叶天龙,大发神威,勇破左相豪族联军,帝威大振。南三州的民心渐变,街头巷尾都在传送叶天龙是火龙下凡,是真命皇帝,对抗叶天龙就是对抗天神,就是自取灭亡。昨天更是大乱,叶天龙单骑击溃万军的消息传到,城里人心惶惶,多处集会骚动,要求和平解决,不再和帝国开战,差点产生民变,好在自已当机立断,下令全城戒严。并命快马探子不停的探报,打听叶天龙的消息,做好临战准备,还好一夜无事。

    许别煇早早的就和联军的几个将领、两州的代表在风林州府的大厅里商议对策,众将领均默默无语,各人心中都在打着小算盘计算得失,左相的那个万骑长心中不停的盘算: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去和伊春殿下商议,能战则战,不能战就和,反正自已也不吃亏,他们谁做皇帝是他们的事。两州代表和其他将领心里都在想叶天龙的话是不是真的,如果归降还能升官有何不好,为何不做。

    许别煇心里也在不停的打着小九九,眼下他的实力丝毫未损,手中的精锐人马还有三万多,加上昨天收容的四五千溃军,能作战的军队有四万,如果能动员其他两州发兵支援,六太子再出兵的话,那人马就会有十万多,再把那十几万的溃军收集整编起来,还是能和叶天龙打一下,而且不会吃亏,因为情报显示,叶天龙并没有带军队来,只是一个圣殿骑士团,能用来作战的也就两万人左右,现在主要的是时间和说服眼前的众将领打消怯念,激起斗志,打败叶天龙还是指日可待。一个小小的百骑长,靠投机也能做皇帝,他能做皇帝,我为何不能争一争。想到此,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望着众人不解的脸,小眼睛一睁两道精光暴射,高声说道:“各位不要担心,叶天龙不是神,他手里也不过只有二万没有战斗力的圣殿骑士,一群乌合之众,是纸老虎。我这里就有精兵五万,加上撤退的十万大军,只要整顿好,我们还是能打败叶天龙的军队,杀掉叶天龙。”话音未落,只觉得一阵阴风从身上吹过,不由得浑身汗毛直竖忘了说话。

    环视四周,一切如常,厅外阳光明媚,厅内众人正侧耳玲听。许别煇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现在我们主要的任务,一是整理军队,收编十万大军准备战斗。二是几方盟友快马回去报信,请求援军,如果你们三方能在五天内各发兵三万,我们就能以二十比一的力量反攻叶天龙,消灭叶天龙。”

    左相的万骑长吉本姆接过话语说道:“主事大人说得对,我等会儿就回去和伊春殿下商议,发兵五万前来相助,不打败叶天龙,我心不服。这个小人暗害了我家大人,此仇不服,我有何面目回见家乡父老。”

    受到许别煇的鼓动,众人情绪高涨,你一言我一语对当前的形势纷纷献计献策,就如何消灭叶天龙提出了不少好的点子,就在人们兴高彩列商议大计时,一探子进来回报,卢森堡出来了一千多人马,向州府开来。

    “来得好,我早就叫他两家合为一家,偏偏这个卢萨拉头硬,不愿将他妹妹嫁过来,一个小小的卢森堡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还不是要来投奔,快去再探,有消息立马回报。”许别煇高兴地对探子挥挥手。知道内情的将领心中不停的暗笑,这个许别煇五十多岁了,雄心尤在,还要老牛吃嫩芽尝尝鲜。

    小魔女回到堡中,整理梳妆而出,高挑丰满的身材显得楚楚动人。头上盘起妇人发型,正中一顶金光闪闪的钗头凤迎风振翼,娇艳粉红的嫩脸到处洋溢着喜气,晶莹丰润的肌肤在一抺鲜红的束胸衬托下更加洁白,娥黄色的对襟绸衫轻裏娇躯,纤细的腰间系着一条两寸宽的绿丝长带随风飘荡,两侧各挂一柄绿色长约五寸的小弯刀,足蹬一双红色小马靴,走动中不时露出两条迷人修长的玉腿,真是前面玉峰怒凸,后侧园臀高跷,好一付美人动态图。

    大厅里坐立不安的卢萨拉望着风风火火走进来的妹妹一脸惊愕,半天没有开口,还是卢萨妮一声“大哥”打破了沉静。“你回来了就好,昨天我们担心死了,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一夜没回来,我正准备人手出去找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没出什么事吧?”高大威猛的大哥关心的问着。

    “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能出什么事,要有事也是好事。”卢萨妮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大声的回应着。“那你怎么会打扮成这样?有好事,什么好事呀?”卢萨拉满脸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好事呀,是喜事,我已经嫁人了,你们看不出来吗。”卢萨妮满脸通红的说着。“谁,你嫁给了谁!”大哥不由自主地问道。

    “还能有谁,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杀神、暴君,皇帝陛下叶天龙呗,我现在可是他的夫人啦。”卢萨妮自豪地说着,兴奋之情写满脸颊。“快坐下,把事情好好的说来听听。”卢萨拉也兴奋起来。

    听完卢萨妮的详尽解说,大哥手一挥:“好,就这么办,我去点一千重骑兵马上出发,打他个许别煇措手不及,以少胜多,大有可为。你带一千兵留在堡里,防止败兵前来骚扰,再请凤筱雨姑娘前去通知叶天龙陛下,我们到风林城下会合,兵贵神速,这就走。”小妮子立即站了起来娇叫道:“留下我,没门,我一定要去。”“好、好、好,我的好小妹,这就走不就成了吗!”卢萨拉宽厚地笑笑,拉着小妹的手走出大门。

    风林城内此刻也不平静,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纷纷议论着叶天龙,议论着法特斯帝国,也议论着州主事刚宣布的要征募人员,组建军队,反攻叶天龙,打败叶天龙。一商人模样的男子高声说道:“叶天龙是神,怎么跟他打,昨天他一人就打败了几万人的军队,而且连生死大魔咒都杀不死,我们怎么跟他对,他做不做帝国的皇帝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乡亲们你们说说是不是呀。”

    “是呀。”一位青年妇女马上接口说道:“叶天龙做皇帝是他们皇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