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五部珍佛明探險下篇第四章星夜女皇

    第四章星夜女皇

    作者:帥呆

    打了一炮後我帶著露雲芙、美隸和夜蘭上了馬車,百合、洛瑪、沙碧姬她們則留在城外休息。

    偷聽到可以去皇宮,垂死老頭和奧克米客第一時間躺在地上滾來滾去,賴死拉著我的褲子不肯放手,還恐嚇說要下我降頭云云。為免被人下降頭,不得已只有帶他們一道前來。尤莉似乎對鬼鬼崇崇的奧克米客很好奇,我就對尤莉身上的神裝感興趣,而奧克米客則對公爵專用的馬車感興趣,還試圖用指甲刮車框的金片下來。

    真羞家。

    通過關卡的感覺真爽,之前為怕洩露傑克遜跟夜蘭的關係,所以要行垂死老頭走私犯毒的小路,進入皇城時也只像老鼠一樣東躲西藏,洛瑪更差點被人盤問出底細。如今威利六世已歿,即使大搖大擺走進來我也不怕,然而為了安全起見,繁星夜女皇仍然安排我們在凌晨入城,加上乘坐尤莉的專屬馬車,即使關卡的守衛士兵也不敢搜查。

    美隸和露雲芙坐在窗口邊,一起欣賞外面的建築,這座凱撒皇城建立千年,風格跟帝國皇都迴異。珍佛明是個多宗教國家,人民因信仰而純樸,還因流傳的神話故事而染上層層浪漫的色彩。雖然在晚上沒有行人,但依稀可見街中建築物上,多半帶有不同特色的神像,有的更可串連成為神話故事。

    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尤莉的胸口處,但請別誤會我這正人君子,讓我感興趣的是她胸襟上閃閃發亮的一朵金屬紅玫瑰。跟獅子盾牌和雙頭蛇矛一樣,這套神裝也有縮形的能力,八件組件縮為八塊花瓣的紅玫瑰襟針。

    在我出世以前,曾是最強煉金術師的垂死老頭跟我一樣,直勾勾盯著那朵玫瑰眼也不眨半下,一副賊相不知想幹什麼勾當。

    尤莉發現了我們的目光,她居然將玫瑰襟針摘下來,主動給我和老頭研究。可是我們都嚇得灑手拒絕,那件神裝剛沾了蟑螂聖水,碰了肯定會爛手,搞不好還會腸穿肚爛呢。

    馬車最後穿過了宮庭大門,繁星夜女皇早撤去所有守衛,秘密將我們迎入宮內。於宮內等待我們的是高安東,在他身旁站著一位穿著藍黑色,暗透燐光長裙的中年女子,此女有著一個充滿智慧的寬額頭,可是她的笑容和藹而親切。在尤莉的帶引下我們一行人單膝跪下,道:「參見女皇陛下。」

    繁星夜走上來,親手扶起我說:「我們私下見面,各位不用行禮。」

    在繁星夜女皇的後面尚有二人,其中一人年紀約六十左右,頭頂光禿,穿著大紅到地長胞,面上掛著一個大笑容。另一名年紀很輕,五官輪廓跟尤莉相似,全身是白銀色戰甲,雖然頗具氣派,眼神卻相當傲慢。

    若果我沒有估錯,前者應是珍佛明的首相潘德立,後者是尤莉的弟弟尤他。尤他的目光掠過百合她們,忍不住驚艷和動容。

    垂死老頭雙腳離地在空中飄來飄去,面上掛出一個誇張的笑容,道:「女皇陛下貌美如花、艷如桃李、傾國傾城、秋水為神、比花花解語,比玉玉生香,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一百萬倍……」

    高安東皺起眉頭,繁星夜女皇掩嘴笑說:「閣下就是鼎鼎大名的垂死先生嗎?聽高安東的報告,閣下似乎將頗多違禁物品輸入敝國呢。」

    垂死老頭這招叫主動出擊,他笑說:「陛下冰雪聰明、慧質蘭心、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一定明白這是一場小小的誤會。草民向來奉公守法,進口的不過幾塊爛磚頭,一些小盆栽和幾包糖果而已。」

    繁星夜仍然保持著笑容,道:「今次我就當是磚頭、盆栽和糖果,但下次我不會那麼寬鬆了。」

    垂死老頭笑嘻嘻地道謝,這傢伙擺明利用本少爺,要不是繁星夜給我面子,高安東早就把這個萬惡的大毒梟關起來了。繁星夜向高安東和尤莉打個眼色,他們帶著眾人退出這所宮殿,繁星夜向我招手,示意叫我跟她到宮廷內宛。

    經過繁星夜的安排下,我們所到之處連一個侍女也找不到。走了十數分鐘,我們走進了一個宏大的書房,佈置間格不算富麗堂皇,但卻幽雅古典。繁星夜讓我坐到書案前,親自倒了兩杯清香的綠茶,她邊喝茶邊柔聲問道:「提督大人今次的收獲豐富嗎?」

    大家同時收起笑容,我隔著茶水的蒸汽審視繁星夜,她眼光如炬地閃著光采,威嚴取代了剛才的和藹,好半響才拿起茶喝了一口,點頭說:「比我預期好。」

    繁星夜嘴角牽起笑意,說:「願聞其詳。」

    「此行不但發現了海盜王的全盤計劃,也知悉了天美和海棠的意圖,最幸運的還是窺探到皇室暗藏的實力,女皇的收獲也不錯吧。」

    繁星夜放下茶杯說:「托提督鴻福,終於抓住了狐狸的尾巴。」

    這位女皇給我的感覺頗像安菲和愛珊娜,她是一個非凡的女性,跟她對話要有一定的層次。我微笑道:「這口插了十幾年的刺,終於可以拔出來了?」

    繁星夜懶洋洋地躺在真皮大椅上,呆呆地望著天花,幽幽地唏噓嘆息,說:「提督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