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章 【奇异家庭】

    喻晓兰到儿童玩具厂上班了,因为有周宏根的“关系”,加之在残疾人中,像她这样“健全”的也不多,喻晓兰一去,就被安排到了厂办当文秘。厂办公室主任林洪,是学文秘的,是周宏根在玩具厂结识的哥们,受周宏根之托,对刚来什么都不懂的喻晓兰悉加照顾,有空就教她如何整理文档、草写文件和通知,喻晓兰人很聪明,一教就会,有时还被主任夸奖几句。

    喻晓兰到儿童玩具厂上班后没两天,叶岚就回中心区,依旧去洗浴中心打工,她本意是不想走,但她想到两个人都在这里,诱惑周宏根的计划就很难实施,为了松懈周宏根的警惕,她觉得这里只能住她们中的一个,因为一般的色狼,胆子是不会大到到同时“强迫”两个女的。

    为谁留在周宏根家,叶岚与喻晓兰又发生了争论,叶岚要喻晓兰到玩具厂宿舍去住,由她来诱惑周宏根,只要周宏根与她发生性交关系,她就会在周宏根在她下体里射精后,立刻抓烂他的脸,然后撕烂自己的内裤,并弄伤自己,用这些“证据"上告周宏根“强迫”,周宏根一定有口难辩,那就是“黄泥巴滚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可喻晓兰说什么也不同意,她坚持“自己的仇要自己报”,不愿意歉叶岚太多,她叫叶岚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见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岚不好再说什么,“那,你一定要小心点,别到那时候,你心慌出了什么差错,那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临分手上车时,叶岚都还在叮嘱着。

    其实这时候,喻晓兰的复仇心已经不怎么强烈了,因为这些天她对周宏根这个“坏男人”有了一些认识。她觉得他并没有以前想的那么坏,骑车撞了她,还主动给她办“伤残”,安排她工作,免费吃住,还说要“负责到底”。她原本是千里迢迢来找周宏根寻仇的,这会儿,她反倒有些同情起周宏根这个“坏男人”来,看到周宏根的老婆与他离了婚,嫁了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她就觉得他已经受到了应受的惩罚,如果还要他去坐牢,他的儿子怎么办?那小孩好乖好乖,这些天,那小孩与兰晓兰特别的亲!

    但这些想法,喻晓兰还一时不敢告诉叶岚,叶岚为她的寻仇已经付出的太多了,如果现在说自己不想复仇了,叶岚一定会说她是“猪脑”,把她骂得狗血淋头。所以叶岚打电话来问她“诱惑”的事有进展没有时,她只能“有了一些……但还没最好机会……”这样语无伦次的支吾几句。

    “我说晓兰,你可得抓紧咯,别住他家太久,会夜长梦多……”

    “我不正……抓紧着吗?好了,我正忙着呢……先挂了……”

    这天喻晓兰正与叶岚在手机里说着,见厂办主任林洪进来,忙挂了电话,这会儿快下班了,厂办里没什么人,林主任就与喻晓兰聊了一阵。

    “你与周科长关系特好吧?”林洪一面收拾公文包,一面漫不经心的问。

    “还说不上有什么关系呢,就认识”,喻晓兰不知道林主任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回答说。

    “呵呵,还打马虎眼呢,想保密呀?我还从来没见他对谁的事有比对你的事这么上心过……他会让你住进他家了,你们啥时结婚,可得提前知会我啊……”

    喻晓兰一听“结婚”二字,脸颊顿时绯红起来,她还想解释,林主任已经夹着公文包,出了办公室。

    那天晚上,喻晓兰怎么也睡不着觉,林洪的这话在喻晓兰心里激起了阵阵的涟漪,与周宏根结婚?这事喻晓兰以前连想都没想过,可这晚上她想了,而且一想脸就红,胸里就像揣着个小鹿“砰砰”的跳。

    与叶岚、徐艳和向玉华她们相处久了,耳须目染多了,喻晓兰对“性”,也“前卫”些了,尤其是叶岚姐替她躺在络腮胡男人身下之后,她就暗暗下决心要学学叶岚姐在“性”上的勇气。在她有“性需要”时,喻晓兰也学着自慰过,还与叶岚裸睡、互摸过。但她对“爱”、对“婚姻”,就怎么也“前卫”不了,依然还固执在“妻子要把第一次留给自己老公”的己见上。

    一想到“第一次”,喻晓兰就更加的面红耳赤,她至今都没想通,自己怎么会在新婚的第一夜,进错了房、上错了床,把周宏根当做了自己的新郎!喻晓兰在心里想:“现在一个‘车祸",周宏根就对我这么好,还说要负责到底,如果他知道我就是那个新娘,那他会不会说要负责一辈子?!”“这也许就是的缘分吧?跟我结婚的夏敬明没能与我圆成房,周宏根却得到了我的处贞,那他就应该是我的老公!”

    女人对“性”可以开放,妻子的“第一次”应专属于老公,这些貌似有些混乱的想法,喻晓兰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座右铭”,她开始注重化妆和收拾打扮,一下班就回家弄饭,等着周宏根接儿子回来一块吃,她弄饭菜的水平自然比周宏根强多了,那香的,周宏根赞不绝口,脸上乐的,常常闭不拢嘴。喻晓兰的这些变化周宏根当然看在眼里,喜在心间,但他却不敢贸然表白出来,他要等个适当的机会。

    没过几天,机会就有了。“情人节”那天的晚上,喻晓兰在家弄了几样周宏根喜欢吃的菜,还开了一瓶酒,周宏根接孩子回来时,手上拿着一枝红玫瑰。

    “阿姨,这是爸爸送给你的……节日礼物……”还没等周宏根表白,孩子就抢着对喻晓兰嚷道。

    “祝你……节日快乐!”周宏根尴尬的补上了一句。

    “谢谢!我也祝你……节日快乐!可我还没礼物送你……”喻晓兰红着脸说。

    “晓兰,你能住到我家,就是送我的最好礼物了,是你的到来,为我家的生活注入了生机!”平时不怎么会说话的周宏根,这会儿有些嘴贫起来,他发出了心中的真实感叹。

    那晚上,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从洋人的“情人节”,聊到了中国的“七夕”。周宏根坚持说洋人的情人,与中国的情人不一样,洋人的情人是指的“小三”之流,而中国的情人,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男女。

    “那……你送花,是想我做你什么样的……情人?”有些醉意的喻晓兰拿起那枝红玫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当然是中国式的……”周宏根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他的话还没说完,喻晓兰就红着脸说了“我愿意!”

    “真的?”

    喻晓兰满脸红晕的点着头,周宏根从她那清澈见底的目光里,读懂了姑娘的一片芳心。已经快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的周宏根,有些把持不住了,他一下把喻晓兰紧紧地抱进了怀里,用嘴吻住了晓兰的嘴唇。

    “羞羞……爸爸耍流氓……抱着阿姨亲……”儿子在一旁拍着手叫起来。

    “坏小子,你嚷什么嚷啊?还不……睡觉去!”

    就在那天晚上,周宏根哄儿子睡着觉后,就急不可待地进了喻晓兰的房间。

    “孩子睡了?”喻晓兰柔声的问。

    “睡了,”周宏根在床前站着,呆呆的欣赏着晓兰的睡姿,她那阿娜多姿的身上虽然有被子遮着,却被勾勒得凸凹有致的十分迷人。喻晓兰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她红着脸说:“你……不冷吗?”说着伸手撩起被子,示意周宏根快到她被子里去。

    女人发起骚来,有的像老虎、有的像绵羊,喻晓兰闷骚惯了,自然就骚的很温顺,当周宏根把她那柔软娇躯抱入怀中,喻晓兰就兴奋的把他越抱越紧。

    “你冷吗?”周宏根解开了喻晓兰的睡衣,见喻晓兰不停的哆嗦着,关心的问。

    “不冷……就是有点……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