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穿越渣夫当道_分节阅读_9

    。秦未央瞄了顾少男一眼,道:“都半年了,是该娶续弦了,否则那两个妾氏为了争夺管大哥院子里的事就得闹个你死我活的,不娶个填房回来压制她们哪**。”    “你觉得大伯是因为两个妾氏整天斗来斗去**烦了才想要续弦?不是因为我们一下子有了两个嫡子他感到着急了?”

    “……你别什么事都往坏的方面想x,那个恶婆娘被休之后,大哥这半年来很好的,没有坏**人吹耳旁风,他对我好多了。”秦未央叹口气无奈地看着顾少男。

    顾少男懒得与秦未央提秦未昭了,两人观点不同,容易犯呛,于是换了个话题:“赵**最近有什么动静没?还总找事吗?”

    不提秦未昭的事,秦未央也放松了,回道:“最近一个月来到是老实了许多,前阵子闹得欢,我们收回所有的好处还不与他们做生意,与秦****好的个别商户也跟着排斥他们,这半年来赵**损失不**,不仅一分没赚到,估计还贴进去不少银子,他们气不过就到处散布谣言说是大哥如何如何,也就不明就里的人会被他们骗去,大多数人根本不信他们。”

    “前大嫂在娘**如何了?”顾少男一直对赵氏是如此称呼的,没有像秦未央那样叫她赵氏或是坏**人,她叫不惯。

    “能如何?被休弃的**人回娘**能过得好才怪!她那两个嫂嫂可都不是善茬儿,把她自秦**黑去的**房钱都榨**后谁还会给她好脸子看?在临县办事的生意伙伴们哪个都能带回来不少关于赵**的传闻,他们赵**现在已经**了临县的话题中心了,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着,常被人拿来当饭后谈资。”

    “被休弃的**人根本不能回娘**的,要么就在外面自己做些买卖独自生活,要么就赶紧再找个良人嫁了。”顾少男叹道。

    “没有男人在,被休弃的**人在外面生活不被人笑话死也得欺负死!那坏**人才不会那样做。至于找男人再嫁掉的事那就难上加难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赵氏是因为什么被休的,她不仅连妾氏的孩子容不下,连妯娌的孩子都想加害,你说哪户人**敢要这样的媳**儿?谁不将子嗣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娶了她还不得断子绝孙x!她总想捞婆**的钱补贴娘**的事也招人**,虽说别人**的儿媳**也总偷着补贴娘**,可是没人像她那样过分,若非**境殷实银子多,**里都得被她掏**穷光蛋。”秦未央对赵氏有**的不满,数落起她来毫不留情,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幸灾乐祸。

    “她有如此的果也是她当初种的因所至,怪不得谁,出来**总是要还的。”顾少男摇了摇头说道,想起一件事立刻问道,“你说最近一个月赵**老实了,会不会他们听说秦**添了两个嫡孙想在我们办满月宴时借庆贺的由头过来闹事?”

    秦未央闻言眉头轻皱:“他们若有人过来的话会有人通知我们的,不怕他们过来闹,爹已经说过,以防万一,满月宴时会多安排人手在**口看着,见到xx来挡住他们就行,实在**就打出去,他们要来肯定也是不安好心的。”

    “看严点吧,希望只是我们多虑。”顾少男说完后打了个哈欠,想xx觉了,“我困了,xx觉吧。”

    “**,xx吧。”秦未央给顾少男掖了下被角然后也跟着闭上眼睛xx下不提。

    转眼间就到了孩子满月的时间,这一天秦**非常热闹,来祝贺的人络绎不绝,秦**人这天谁都没出**,就忙活这件事,没有赵氏在,顾少男月子还没做完不能出**,于是所有琐事便落在了秦**头上,她很忙,几乎没有闲着的功夫,只是一想想两个可**、一模一样的孙子就不觉得累了,张罗起事情来**神头十足。

    秦**人很高兴,不光是因为今天是两个**少爷满月,还有一件喜事,那便是前几天秦未昭终于开口选了一户普通人**的次**当填房。

    这次对于秦未昭要娶填房的事秦老爷夫**没有**涉,由于赵氏是他们选的,最后闹**这样他们感到有愧,为了弥补大儿子,两老便决定续弦的事全由秦未昭自己决定,现在他已经选好了填房,二老一查看见**方虽然**境略微贫寒,但**方是****,很能**,将**里的事都处理得井井有条的,所以他们同意了,很快便请了媒婆去说媒。

    那**人已经同意,两**速度很快,庚贴都已经换好了,若无意外的话,两个月内就能将**事办了,虽然赶了些,但两**人都高兴,秦未昭已经选择好续弦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那些个动歪主意想要将**儿、孙**、侄**塞进秦**的人不得不打消念头。

    满月宴白天就已经开始了,自中午开始就摆起了流**席,很多人是放下礼物吃完一顿就走的,有些**近的人会连着吃两顿,并不急着走。

    秦未央也在外面忙活着,顾少男则在屋子里逗**孩子,一个月过去两个宝宝脸变白净了,个子大了一点点,都很活泼,不xx的时候手脚总是动来动去,没人逗他们时也会咿咿呀呀地自己发声逗自己**儿,一个咿咿,另一个立刻就呀呀,两兄弟你逗我、我逗你的也能**得**开心,当然前提是建立在不饿并且没有大**便时。

    “两个哥儿**得可真俊,真是怎么看怎么好。”巧莲抱着二哥儿,笑眼弯弯地望着正对她笑的宝宝。

    “现在刚一个月大,等他们一两岁时**开时会更俊。”王婆子缝着**衣服一脸骄傲地说道。

    顾少男怀里抱着三哥儿,正在给他喂**,看着正含着她的**/头大口大口吃**的**儿子,调侃道:“他们**得像他们的爹,自然就好看了,若是**得像我模样就普通了。”

    “****说的什么话,哪有这么自我贬低自己的?哥们儿**得好,看看他们眉宇间多英气,多像****x,若少了这份英气还不会这么俊呢。”王婆子板着脸反驳顾少男道。

    “呵呵,**像而已,我这么说不是在自我菲薄,只是调侃而已。”顾少男轻笑着摇了摇头,**相问题若说一点不在意那不可能,只是她的模样在她的**眼光下是很满意的,再说秦未央没有再喊她丑婆娘,明显也是**的,她和男人都满意就万事大吉了。

    “以后这种话千万不能再说了,尤其当着二爷的面更不能说!”王婆子严肃地**待道。

    “知道了,**娘您就放心吧。”

    巧莲抱了会儿宝宝,将她****娘怀中道:“**去外头**忙了,**娘来抱哥儿吧。”

    由于来贺喜的人多,**上基本所有下人都出去**忙了,巧莲是**空回来看会儿两个宝宝,现在又该出去了。

    王婆子不用出去**忙,她要留下来照顾孩子还有顾少男。

    晚上的时候,双胞兄弟穿上大红**喜庆的新衣裳被抱出去给人看了,刻意选在他们吃完**并且拉**完的时间段,这样他们不怎么哭,在外面转悠一圈后正好就哄xx着了。

    顾少男留在房里用的饭,一整天都有丫环来向她禀报外面的事,说谁谁送了什么新鲜的东西来,说谁谁喝醉了说什么好**儿的话了等等,于是虽然一整天都不能出屋,到也不会觉得太过无聊,有一点让她很高兴,就是明天她终于可以畅快淋漓地洗次澡了,一个月没**没洗头,连她都受不了了,与她同**的秦未央能忍这么久也怪难为他的了。

    吃完饭时,有丫环带消息说xx上**了,结果被守在大**外的**丁赶了出去,起了点不大不**的争执,说秦老爷怕闹大影响**的人,于是让人尽快去通知衙**说有人闹事,等衙差赶过来时xx才灰溜溜地离开。

    “都谁来了?”顾少男问。

    “听说是有前大****还有她大哥两人,带了几个赵**的随从。”丫环回道。

    “现在他们去哪了知道吗?”

    “这个**婢就不清楚了,大概是去客栈了吧。”

    “**,知道了,你下去**忙吧。”顾少男让王婆子打赏了丫环,看着丫环喜滋滋地跑了出去。

    王婆子这时停下手中的活计若有所思地说道:“赵**大概是听说大爷要娶续弦了,所以前大****不痛快就跑了来。”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的,总之这次又有**烦了,他们不会老老实实地回去的。”顾少男到是不担心这事,他们就算闹也是找秦未昭,赵氏已经被休,两个宝宝对赵**就不具有任何影响了,何况现在秦**很重视宝宝们,每天都有很多人看顾着他们,不会有事。

    “大爷真是造孽x。”王婆子感叹了一句后就不说了,秦未昭的**事不便她道是非。

    这事听说后顾少男也没太过去纠结,等晚上秦未央喝了些酒回来后她才问起这事。

    秦未央回来时头有点晕,喝过醒酒茶又洗了个澡后清醒了许多,顾少男问起便回答道:“赵大在外面闹腾,大喊大叫着说什么大哥不是好东西,说很多坏事都是他指使那坏**人做的,还嚷着说上次大哥去赵**送休书时都说好等过阵子风头过了后再将坏**人接回去,结果说话不算话居然要娶续弦了,他们主要是为娶续弦的事不满,要找大哥讨个说法。”

    “哦?大伯当初是这么跟他们说的?都已经撕破脸了,大伯为何还要说谎安**他们?”顾少男疑**地问。

    “这个我也想不通,问大哥他也不说,看样子他会去见赵大和坏**人,唉,真不明白大哥是怎么想的。”秦未央直摇头,对秦未昭的做法很不解并且不满。

    “说不定这**真有什么猫腻呢,大伯那么忌惮赵**做什么?莫非真有把柄在他们手中?”

    秦未央皱眉思索了会儿,最后因为酒后有点晕不适合想复杂的事而作罢,摇了摇头道:“这事想不明白就别想了,累了一天休息吧。”

    看着秦未央疲惫的脸,顾少男不忍再打扰他,点头:“xx吧。”

    “你也辛苦了,等我到这么晚还没xx,困了吧?早点xx吧。”秦未央微笑着拧了下顾少男的脸说道。

    “去!”顾少男拍掉秦未央做**的手嗔道,“xx你觉。”

    “遵命!”秦未央笑嘻嘻说完后就闭上眼睛xx下了,由于累了一整天,闭上眼后没多会儿便**了梦乡。

    顾少男躺**上又想了会儿赵**的事,总觉得这次不会很容易应付过去,暗自腹诽了下秦未昭作人太失败后也xx下了。

    第二天,秦**清点了下孙子满月送来的东西后,扣除摆流**席**去的各种**销,将纯赚出来的银子分一半给了秦未央和顾少男,剩下的一半就他们留下了,至于专**送给两个宝宝的各种**饰物等东西就是属于孩子们的,这种分法没人有意见。

    顾少男还想着秦**分给他们一半太多了,让秦未央拿回去点结果被拒了,秦**道她给秦**一连添了两个孙子,拿这些银子是应该的,拒绝不掉顾少男才收下,数了数银票,总共有八千两之多,这还不包括两个孩子的那些**礼物。

    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银子,手头松快了许多,顾少男很高兴。

    满月酒过后几日,xx每日都来秦**闹,最后都被拦在**外,期间秦未昭一直没有出面,就在赵大耐心尽失要大闹时,秦未昭终于不再躲着,去赴约了。

    作者有话要说:猫终于来更新了嘻嘻,天热人就犯懒了,写一点字就不想再写了呜呜,抱歉让大**等这么久,gy87522626感谢**给俺扔的地雷票~

    正文秦大出事

    秦未昭向来都是有主见的人,很多事他一旦决定下来连秦老爷夫**都说服不了他,这次他执意去见赵氏兄妹秦老爷夫**虽然不赞同,但见大儿子已经打定了主意就随他去了,**待了下让他万事要**心。

    秦未昭出去后没多久,秦**的眼皮子就开始跳了起来,做什么事都心神不宁的样子,连念念乖巧地来到她身边喊祖母,她也只是对他笑了笑,然后就让**娘将他抱走了,她没心情哄孙子。

    心情烦**持续了**半天的时间,这期间秦**让人去看了好几次那对双胞胎嫡孙,唯恐他们喝着饿着或是哪里不**,听下人禀报说两个**少爷好好的什么事没有后稍稍放下了心,随后又让人去时刻盯着点楠楠和念念,**让他们磕着碰着,因为做什么都没心情,总觉得要出点事,她害怕孩子们出事。

    谁想秦**的直觉是准的,**里确实是xx,只是出事的不是那几个孩子,而是秦未昭,他是被随从请人抬回来的!

    秦未昭回来时昏**着,身上有几处刀划伤的痕迹,最重的伤在脚上,右脚脚趾头断了两个,脚后背挨了一刀,秦未昭是疼晕过去的。

    随从回来时脸**发白结结巴巴地对秦**说道:“是、是前大******的!大爷在客栈里见她时让**才在外面候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进去,是**才等了很久发现不对劲儿才冒然闯进去的,谁想进去时大爷就、就晕倒在地,而前大****像是吓得神智不清了,呆坐在地上**地说‘我杀人了’。**才已经喊了人看住了前大****,目前她被关在客栈里。”

    秦**看到昏**着的**子吓得差点儿晕过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听随从的话,只听清楚是赵氏做的,忍着晕眩感命人去请大夫,又让人尽快去叫秦老爷回来,命令秦未昭的两个妾氏给秦未昭*掉染了**的**衣服换上**净的,这些事**待完后秦**便瘫坐在软榻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娘,听说大哥xx?”秦未央带着顾少男匆匆赶过来焦虑地问道。

    看到儿子儿媳过来,秦**像是找到了点儿主心骨,恐慌感淡去了不少,稳了稳情绪道:“已经去请大夫了,老天保佑,你大哥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

    秦未央让顾少男留下来陪着秦**,他进房里去看秦未昭了,没一会儿便怒气冲冲地出来,将随从叫了来盘问起了是怎么一回事。

    随从也吓坏了,磕磕碰碰地将他所知道的事大致**待了下。

    秦未昭只带了随从一个人去客栈,去时先与赵大说了会子话,没多久就不欢而散了,赵大下楼去吃闷酒,赵氏说有些话要单独问问秦未昭,看起来像是很秘密的事,于是秦未昭便随她去房里谈了,随从被要求不得进房,离房**太近了都不让。

    这随从是秦未昭一手带起来的人,自然是衷心的,他说也只是挑些无关紧要的事,至于秦未央他们想知道的秦未昭与赵氏兄妹都说了什么,因为什么闹**这样的随从一律推说不知情,只猜测说赵氏会发狂可能是不能接受秦未昭要取续弦的事实,嫉妒心起发狂了,于是酿**了这等惨事。

    “**才刚去时就发觉到前大****情绪有点不太对劲,兴许是在娘**过得太压抑,又听说大爷要续弦,于是大受打击导致**神失常了,不然不会对大爷挥刀子。”随从说完后又忍不住叹气,“可怜的大爷怎么就没想着去提防一下那**人呢?被人一棍子敲晕后再切断脚趾……”

    一想起秦未昭的脚,秦**又晕眩了起来,旁边的顾少男见状赶紧扶住要滑下椅子的秦**,担忧地安慰道:“娘您别**动,大伯没醒来之前您不能有事。”

    顾少男的话提醒了秦**,她摆了摆手咬牙将理智拉回来:“怎么大夫还没来?”

    “**,大夫来了。”**外立刻传来丫环的声音。

    “快、快去看大爷。”秦**闻言立刻站起身,站得过快身形不稳,最后是被顾少男扶着去迎老郎中的。

    秦未央见到郎中,拉住他便往秦未昭房里推,一脸焦急地催促着。

    顾少男是**眷,不便进秦未昭的屋子,于是留在外间等着,秦**则由丫环扶着随大夫**。

    顾少男坐在椅子上,到现在都有点回不过神来,没想到赵氏会那么**,切断秦未昭两根脚趾还**居然还往他脚背上xx了一刀,这一刀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经脉,没伤到还好,若是伤到了,这里医术应该还没到高到可以缝合断掉的经络那种地步,到时秦未昭可就**瘸子了。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有丫环拿着大夫开好的**方快速跑出去抓**了,秦**和秦未央还没有出来,有丫环奉未央之命向等候在外的顾少男说是大爷情况不太好,刀子扎断了脚部的筋络,以后八**会**为瘸子,郎中只能给伤口消毒止**,开点消炎养身的**,其它的无能为力。

    “大夫说了,除非能找到医术极为高超的神医,否则大爷的脚就、就那样了。”丫环难过地说道。

    “大爷现在怎么样了?”顾少男问。

    “还在昏**着,一直在冒冷汗,大夫说过后也许会发热,已经开了去烧的**,说大爷再过一刻钟左右应该就会醒来了。”

    “我知道了,你先进去吧,有事再来告诉我。”

    “是,**婢先**。”

    顾少男不自觉地拧眉,果真如她所想的一样,秦未昭的脚情况不妙!神医,都已经称为“神”医了,就说明这类“物种”极少,少到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可能出来一个,她并不抱有乐观的想法,就算这个时代碰巧真有神医的存在,但能不能找到他并且**功请来还是个问题呢。

    又过了一刻多钟,郎中背着医**箱出来了,秦**脸**苍白地被秦未央搀着跟了出来。

    “大夫,我儿的脚真的、真的治不好了吗?”秦**嘴**发白,声音**得厉害。

    “恕老夫无能为力,贵**另请高明吧。”秦**人谁有个病痛都请他来,彼此都很熟悉,治不好秦**大爷的脚老郎中也很愧疚无奈。

    秦****一软向地上跌去,秦未央眼明手快架住了她的胳膊提了起来,紧张地问道:“娘您没事吧?”

    “我的未昭x,以后他的脚可怎么办x。”秦**眼睛红了,强忍多时的眼泪立刻流了出来。

    这时,秦老爷赶了回来,进**就问:“未昭呢?”

    “老爷。”看到秦老爷回来,有气喘病根、**神紧绷了好一会儿的秦**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秦老爷惊得大喊。

    这下屋内又****一团,正好老大夫还没有走,给秦**诊起脉来。

    秦**有气喘症,以前大夫曾说过少惹她生气也**让她太过费神费心,否则病了后又得卧病在**许久才能全愈,这次因秦未昭的事秦**大受刺**,秦老爷等人均担心得很。

    与前一次相同,秦**是受了刺**加上劳心劳神导致晕厥,大夫开了些养心补身体的****待了一些话后走了。

    这下可好,秦**一下子两个人倒下了,秦老爷在得知秦未昭的情况后大怒,命人去衙**报案后立刻带着人出**了。

    秦未央也想去,结果被秦老爷拒绝了,命令他和顾少男在**里守着,嘱咐他们要瞒着老**,不能让秦**和秦未昭的事刺**到她老人**。

    “我就说那婆娘不能见!不能见!结果大哥不知怎么想的偏要去,这下可好出了这种事。”送走秦老爷后在秦未昭卧房的外厅坐下,秦未央**住脸难过地大声抱怨。

    顾少男叹了口气,倒了杯茶递给他道:“大伯快醒了,你不能过于**动,免得到时再刺**到他。我去照顾娘了,你调整好情绪到时好安慰大伯。”

    秦未央没吭声,只点了点头。

    看了会秦未央微微**着的肩膀,顾少男摇了摇头,心情沉重地出了屋子往秦**的卧房走去。

    由于事先随从已经喊了人看住赵氏兄妹,加上赵氏兄妹也没有想到立刻逃跑,是以秦老爷带人冲过去时两人都老老实实地待在房内,被随从**重金请来负责盯人的店**二们见到秦老爷来后就离开了。

    赵氏涣散的双眼在看到怒气冲冲的秦老爷后吓得大睁,紧紧**住嘴防止自己**出声,浑身哆嗦得很厉害,不住地往赵大的方向凑去。

    “来人!将他们给我*起来押去官**!”秦老爷仇恨地瞪着赵氏兄妹,大声命令道。

    “是。”随着秦老爷过来的下人拿着带过来的绳子三下五除二**鲁地将赵氏兄妹*好,随后不客气地拖着他们就往外走。

    “等等。”被*住**双脚的赵大突然出声。

    “将他的嘴给我堵上!”秦老爷冰冷的目光**过来。

    在下人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要塞时,赵大扬高声音快速说道:“秦老爷,**上有几封信您一定要看!在下只求秦老爷看在这些信的份儿上免去我妹妹的牢狱之灾。”

    “堵上!”秦老爷眼神更冷了。

    “呜呜。”这回赵大再也说不出话来,嘴巴被味道不佳的抹布堵了个严严实实。

    赵氏根本不敢看秦老爷,更不敢求情,**到秦老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浑身抖得更厉害了。

    “敢毁我儿子一只脚,我便毁去你一**!”秦老爷说完后对下人们使了记眼**。

    “你们要做什么?!”这下赵氏沉默不下去了,恐惧地**起来。

    一名下人得令掏出袖**的匕首,沉着脸走向大喊救命的赵氏,扯过她被*在一起的**兴高匕首,手起刀落,溅起无数**滴。

    赵氏的两个手掌均被匕首扎破,“顺带”的每只手两根手指头被切断了。

    秦老爷看着疼晕过去的赵氏还有吓呆了的赵大,冷冷地道:“害我秦**人,我秦**必双倍奉还!”

    下人们拖着赵氏兄妹出去时,秦老爷走向**铺前拿起上面的几封信,打开一看眉头立刻皱得死紧,快速将几封信看完后脸****沉得都可以下雨了,抿着**将信往袖口一塞,忍着怒火与失望快步出了客栈。

    赵氏兄妹被押去了官**,因为赵大没伤害到秦未昭,于是很快就被放了,赵氏则被关进了牢房等候发落。

    秦老爷跟官老爷说了些话后就匆匆回**,回来时秦未昭已经醒来了,正在因为听说脚没救了后而伤心愤怒地大闹着,在旁劝着的秦未央脸上和眼角都肿了一大块儿,显然是被发脾气的秦未昭打的。

    “够了!闹什么闹!你还有脸闹?!”秦老爷气**吼,甩手便将自客栈拿出来的几封信扔在了折腾**的秦未昭身上。

    秦未昭被吼得愣住了,理智回来了些,没再闹,拿起身上的信一看,脸**立变。

    秦未央觉得奇怪,好奇心起将头凑过去看,只见信上的字迹是秦未昭的,落款处不仅有签名还印着他的印章,内容是要赵**作掩护,以偶尔一次生意亏本为由偷偷转走秦**投资的银子中饱**囊。

    这几封信基本都是这样的,秦未昭做得很隐蔽,几乎一年只有一次“生意亏本”的时候,每次转移出来的钱不是很多,但几年下来钱数还有因为“亏本”转手低卖出去的铺子加起来价值就可观了,很显然,那些个说只亏钱不赚钱的铺子被低价卖出去,几经转手最后辗转**了秦未昭的**人财产,而非整个秦**的,这其中赵**自是**了**的忙。

    “怪不得你不听我们的劝非要去见那两个祸害,原来你是有把柄在他们手上!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了?这就是你与豺狼虎豹勾结的下场,活该!”秦老爷愤恨地怒骂着,若非他眼中流**出几分不容忽视的心疼,旁人真会以为他因为生气而根本不在乎**子的脚被废的事。

    秦未昭看完信下意识地要撕掉他们,结果放弃了,已经被秦老爷发现了,就算撕掉又有什么意义,现在他已经不因为接受不了脚废掉的事而闹,双眼黯淡无光,表情开始茫然。

    “你是**子,秦**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年的利益都在上涨,最后秦**的一切都是你的,就算你还有四个兄弟,可是他们最后被分到的财产只是九牛一**!你背后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x!”秦老爷非常失望,今天的事令他受了相当大的打击,一向器重宠**的**子多年来居然一直在做这等**人勾当,想到老妻因为心疼秦未昭而卧病在**,他的心更难受了,只一瞬间**就苍老了许多。

    “大哥,这、这**是否有误会?”秦未央一脸震惊地问道。

    “误会?”秦老爷瞪过来,喝斥道,“若只是误会,他可能去见赵**那两个人吗?”

    秦未央被训得哑口无言,神**复杂地望着秦未昭,想不通这个当年救过自己对自己宠**有加的兄**怎的变**了这个样子,为了避免其他几个兄弟多分到**产影响他的利益,居然背后做这种勾当。

    已经分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失望居多还是难过居多,秦未央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这个自****险的男人不是他的大哥。

    “那个**人已经被我废掉了**,你……好自为之吧!”秦老爷说完一甩袖子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汗**,猫终于来更新了,最近更新慢下来了,哎,**们请谅解x,这个文在解决完秦未昭后就可以收尾了,应该没有几万字了吧,俺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字能写完,总之不会太多了,猫保证不烂尾,**们放心,慢慢地更到完结也不会选择烂尾速结它,么么大**。

    大猫说:我一直怀疑这货不是我**生的,这眼神太特么二鸟!!!

    送个萌猫图给大**:

    续弦进**

    秦未昭的脚伤令他暂时不能下地行走,只得在屋内养伤,铺子去不**了,生意上的事情总有手下来通报,这个时间段他没有丝毫心情去理会生意上的事,直接将手下轰走。

    生意上的问题不解决**,最后这些人不得已只得向秦老爷去汇报了。

    由于秦未昭暂时去不了铺子,于是所有生意全由秦老爷一个人来**劳,凭空多出一堆事来需要处理,每天都回来得很晚,期间秦**一直张贴广告,期望找到能治好秦未昭的神医,到是有几个自称医术高明的人上**,只是最后都灰溜溜地走了。

    所有人都知道秦未昭的脚伤能治好的可能**几乎为零,就算到处寻访名医也只是让秦未昭一次次地经历希望与失望而已,这点秦未昭自己也明白,被前妻刺伤并非光彩的事,外面的人很少有同情他的,都说他鬼**心窍了,在马上就娶续弦的情况下居然还去和前妻纠缠不清,活该**残废。

    这话传到秦未昭耳里不可谓不是一个打击,任哪个健康的人突然间变残废都会承受不了,何况外面的人还在火上烧油,尤其在他这些年搞的猫腻被秦老爷知道后更是无地自容,几天来一直在屋子里闷声不乐的,给什么吃什么,给什么喝什么,不吵也不闹,整个人就跟突然间失了**似的。

    秦老爷本想**惩罚一下赵氏的,结果被秦未昭给劝服了。

    “爹,儿子不孝,让你们失望了,**里的生意我可以不再xx手,**产如何分配儿子也不去惦记了,只求爹能看在赵氏是楠楠**娘的份儿上,饶她一次吧。”秦未昭无甚**神地请求道。

    “她把你害**这样,你就不恨她,居然还为她求情?”秦老爷感到不可思议,生气地瞪着秦未昭。

    秦未昭闻言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中流**出浓浓的愤恨,握紧拳头冷声道:“怎么可能?要不是她我的脚怎么会变**这个样子?”

    “那你还为她求什么情?”

    “为了楠楠!”秦未昭双眼泛红,哑着嗓子道,“我不是个好父**,欠楠楠良多,不想再因一己****害得她失去**娘,儿子请求爹放赵氏回去吧,您不是毁了她一**吗?当是谁也不欠谁了吧,真要细究起来,其实还是儿子欠了赵氏多些。”

    秦老爷铁青着脸瞪了秦未昭好一会儿,最后冷哼道:“为了楠楠,我听你的建议放了那**人一马!最近你就好好养伤吧,**里的生意暂时不用你**心了。”

    秦未昭身子不易察觉地僵了僵,不自在地笑道:“多谢爹开恩,儿子知道了。”

    “哼。”秦老爷不知第多少次痛心又失望地看了眼这个他最重视的儿子,最后甩袖离开。

    由于秦未昭不去铺子里了,秦老爷一个人委实太累,于是又将那个烂泥很难糊上墙的次子秦未央抓去**忙了,与上次不同,这次秦老爷对秦未央是严加看管,哪里做错了先一巴掌拍过去,随后便是毫不留情地训斥,虽然这样的教法太急躁有急于求**之嫌,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秦老爷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不知道还能做几年生意,现在他不放心将所有生意都**给**子看管了,于是这剩下的嫡子自然就要拿出十二万分的**力去栽培。

    秦未央根本不**做生意,对这方面没有丝毫的天份,以前学过一阵子但天数尚短学到的东西有限,现在突然被秦老爷鞭策得紧了有点接受不良,只是却没再耍**聪明想临阵*逃。

    秦未昭的行为严重打击到了秦未央,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大哥不想自己**才,加上他自己本身就**无拘无束地过日子,于是心安理得地顺从秦未昭的意愿**天吊儿啷当的,就算被算计了也甘愿当傻瓜,可是这次不同,秦未昭因为自**在损害整个秦**的利益,为了不想他嫡子的身份按比例分去过多**产,秦未昭居然背着秦老爷夫**“偷龙转凤”!

    若一直是自己被算计的话,秦未央根本不当回事,可是这次被算计的是整个秦**,这下始终恨不得将秦未昭当神**拜的秦未央终于从自欺欺人的深渊中跳*出来了,他能容得下秦未昭算计他,却接受不了秦未昭算计整个秦**!

    就这样,在秦老爷的严加管束下,秦未央就算非常非常地不愿学习做生意,却不得不**自己上心,他知道秦未昭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伤害了秦老爷夫**,于是就百般**心地约束自己,命令自己**做出让秦老爷夫**不满意的事情来,不想他们在被秦未昭气到后,还被他给气到。

    晚上回去后,秦未央累得跟**一样,还喝了酒,是被秦老爷拉着应酬不得已喝的,一脸晕乎乎地向顾少男要醒酒汤。

    “给你准备着呢,你只要回来晚了,厨房一定会给你做。”顾少男让巧莲去端醒酒汤,站起身**自将**巾投xx了给秦未央擦脸。

    “孩子们呢?”秦未央闭着眼享受着顾少男的体贴。

    “去抱了,马上就过来。”顾少男话音刚落,**娘和王婆子每人抱一个宝宝走了进来。

    两个宝宝正在xx觉,**到被xx有点不高兴,晃了晃头xx了一下后继续xx了。

    秦未央看到两个儿子,疲惫的脸上立刻**出笑意来,自**娘怀中抱过老大,在他脸上香了口递给顾少男,然后将王婆子怀中的老二抱过来也香了一口。

    白天不管有多累,晚上回**看到两个可**的儿子就什么烦闷都忘了,抱着他们香香软软的**身体,仿佛抱着的是全世界一样,有子万事足的**秦未央是真真实实地体会了一回。

    两个宝宝被**爹“折腾”醒了,不高兴地睁开眼,刚扁起嘴要哭,结果发现自己在****的的爹娘怀中,于是扁起的嘴巴立刻咧开,嘻嘻笑起来。

    醒酒汤上来时王婆子将宝宝抱走了,秦未央一口气将醒酒汤喝掉后又要抱宝宝。

    “应酬时也没吃多少东西吧?先别抱宝宝了,先吃些饭垫垫肚子再抱他们。”顾少男说完话便让巧莲去厨房催饭。

    在外面应酬光顾着喝酒了,饭菜都吃不了几口,秦未央确实饿了,于是在桌子旁坐下,一边等厨房端饭菜上来,一边微笑着看顾少男逗**孩子。

    饭菜上来时顾少男让下人都出去了,两个孩子并排放在**上,她拿着拨**鼓逗两兄弟。

    “赵氏已经回去了?”顾少男问。

    “**,爹说不追究了。”秦未央吃了口清蒸鲤鱼后回道。

    “回去也好,相信这下赵**不敢再来捣**了,他们也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

    “哼,再敢来就将他们的**都打折了!”

    “她**手都废了,这报应已经很重,大人们做错事受苦的都是孩子,唉,希望楠楠能尽快走出**影。”顾少男叹道,楠楠自从知道秦未昭的脚是被赵氏所伤,而赵氏的**手又被秦老爷毁了后,受不住刺**大病了一场,病了好几日,病好后就沉默了,这次沉默的程度比当初她被顾少昀*走那次还要严重。

    “唉,楠楠怪可怜的。”秦未央一直都很疼楠楠这个侄**,想起最近她的情况不禁忧心。

    “大伯应该尽快振作起来,楠楠这个时候最需要他的开导。”

    提到秦未昭,秦未央情绪很是复杂,没接话茬儿,闷头快速吃起饭来。

    顾少男瞟了眼秦未央,忍不住摇了摇头,秦未昭的事对秦**带来的影响颇大,秦**病倒,楠楠也病了,秦老爷几日内白头发多出了好几根,唯一有利的一面大概就在秦未央这块儿了,现在他不会再毫无保留地衷于秦未昭,他这次对这个兄**有了**的不满,最令顾少男欣慰的是在得知秦未昭做出的卑劣勾当后,秦未央更上进了,在秦老爷这个严师的督促之下有了**进步。

    前一晚秦未央还对顾少男说从今以后他要努力做事,不仅要担起嫡子的责任让秦老爷夫**宽心,更重要的是他想两个孩子**大后提起他这个爹来是骄傲的,而非不愿让人知道秦未央是他们的爹!

    有了这个伟大的目标,秦未央每天被秦老爷训骂的次数日渐减少,目前偶尔还会被夸奖一两句,这种转变无疑是令人喜悦的。

    眼见娶**的日子就要来临,秦未昭在屋内“休养”一个多月后终于振作起来,开始杵着拐棍练习行走,脚伤已经养好,只是走路会跛,样子很难看,好几次秦未昭受不了打击拿拐棍**地戳打受伤的脚,什么人劝都不管用,有一天在秦未昭又发狂时是楠楠扑过去紧紧抱住他的**哭求,结果不**心被“没**眼”的拐棍戳伤了脚面,那时秦未昭才如雷击般幡醒,对楠楠的愧疚占了上峰,自那之后再也没有做过自残的荒谬事来。

    秦未昭因脚伤问题不便去铺子,就一直留在**里陪楠楠和念念,现在他的两个妾氏身子也重了,时不时地会去两个妾那里关心一下她们和她们腹中的孩子,整天留在**里,反到让他开始重视起与孩子们的**流来了。

    不管怎么说秦未昭是个很能**的人,他一不去铺子,很多事堆积着令秦老爷很烦恼,秦未央虽然学习得很勤快,但一时半会儿还难当大任,人手太过缺乏,于是有天晚饭时他要求顾少男停了武馆的事,以后要她接手曾经赵氏做的事——查账。

    “爹,儿媳不懂账目的事,武馆是我的心**,停掉它……”顾少男苦着脸看向秦老爷,很着急。

    秦未央见状赶紧开口道:“爹x,就让少男做她**的事吧,新大嫂不是很快就进**了吗?听说是个能**的,到时就让新大嫂去负责这事吧。”

    秦未昭吃饭的动作一顿,抿了抿**什么也没说。

    秦老爷闻言双眼一瞪:“你新大嫂要**你娘管**里的事,生意上的事就由少男来!不想最后你们大房和二房因财产的事反目**仇的话,就按我的要求做!”

    此话一出,饭厅内气氛立刻变得尴尬起来,这话算是秦老爷挑明了在防着**子一房了,现在他在栽培秦未央,又要将顾少男也拉过去**忙,而即将进**的**媳则只能在**里当秦**的下手,一切账目都**不到。

    秦未央紧张地瞟了眼秦未昭,见他没有流**出不悦来,心稍稍踏实了些。

    “听你爹的话!为了让我们几个老的少**点心,你们**辈舍弃一点自己**的东西很为难吗?”秦**望着顾少男一脸平静地说道。

    闻言,顾少男哪敢再抗拒,不孝的帽子压上来那可不是闹着**儿的,赶忙点头答应:“儿媳听公爹的,那武馆以后**给别人打理,但它还在儿媳名下可好?”

    “这个随你,前提是你**被武馆的事分了心。”秦老爷冷声说道。

    “儿媳晓得。”顾少男应声后开始思考起来,以后她不能再去打理武馆的话,那只能**给巧莲,她打算升巧莲为负责人,**给心腹自己放心,这样就算有事巧莲也可以回来后立刻告诉她。

    “给你两天的时间解决武馆的事,第三天开始与未央随我一同出**,到时我安排人手教你怎么做。”秦老爷瞟了眼低着头像是什么都听见的秦未昭沉声说道。

    “爹放心,儿媳都会处理好的。”顾少男点头,秦**大病刚好,这个时候她可不敢为了什么梦想和**好惹怒两个**辈。

    第二天开始,顾少男就开始忙活起来,她去武馆**待相关事宜,因为她和秦未央都不能再在武馆了,于是又迅速招进来一个会功夫的**人,来武馆学功夫的人不算多,包括巧莲在内,三个人教功夫完全够了。

    招了新人,又安**了学徒们后两天过去了,顾少男开始**着头皮听从秦老爷的命令去做她没兴趣又不很了解的事。

    带顾少男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很**明的**人,是秦老爷手下大管**的儿媳**,很严厉,并没有因为顾少男是秦**少****而放松对她的要求,**她怎么看账本,怎么核算账目,如何辨别账目的真假等等。

    一连忙碌了几天,顾少男与秦未央的**居然更和谐了,因为两个人有了共同语言,可以在晚上时一边抱怨着白天太忙太辛苦,一边又享受着因忙碌而带来的充实感。

    很快,秦未昭娶**的日子到了,新娘子**就在本县城里,秦未昭半夜三更就**马带着迎**队伍出发了。

    一路吹吹打打地去迎**,到了**方**时天刚****亮,秦未昭下马,与来到**口迎接的岳父、岳母说完话后还要踢轿帘,期间要走路,他是杵着拐棍走的,虽然已经尽量走得稳当了,但毕竟不好看,**方的**人、**戚和邻居见到后均不自觉地投以异样的眼神。

    这些诡异的视线令秦未昭感到极其不**,好容易撑到踢完轿帘,完事后立刻上马离开,回去途中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背**得笔直浑身僵着,嘴**抿得紧紧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办喜事的人。

    自脚受伤后,这是秦未昭第一次出**,面对那么多异样的眼光一时间很难接受,连回到秦**,牵着红丝绸领着新娘子来到正厅拜堂时他的情绪也没缓和过来。

    自下马到走进正厅这一路很多人都在围观着,新郎倌跛着脚杵拐棍拜堂的画面很滑稽,好几个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笑出声来了。

    好容易坚持到拜完天地,秦未昭绷着脸领着新娘子进了喜房,没有出来陪众宾客喝酒,由秦未央这个xx代为敬的酒。

    这大喜之日,秦未昭的喜房里静悄悄,秦未央则喝了个烂醉如泥,最后被人架着两边胳膊拖回了房……

    兄弟谈话

    新大****姓阮,年仅十七,比秦未昭**十岁,眉目清秀,称不上多美,不过看起来给人**很好,眉目清秀,与赵氏比,阮氏眼神清澈真诚许多,不像赵氏似的总给人一种戴着面具的距离感。

    新媳**敬茶时顾少男也去了,将前一晚喝得大醉xx得正沉的秦未央叫起来,拉着**打哈欠还想xx的人去上房了,给新嫂嫂的东西已经准备好,只等敬茶完毕回去时再着人将东西送去。

    敬茶时顾少男发觉出秦老爷夫**对阮氏颇为满意,听说当时秦未昭脚被赵氏废掉的消息传出去后,很多人从嫉妒阮**攀上秦**这****事一下子变**了幸灾乐祸,令阮**陷入尴尬之境。

    一次,阮氏外出之时又遭人嘲笑,气怒之下她说出“谁再嘲笑秦**大爷,我就拿棍子打他!”这句话来。

    未出阁的姑娘说出这种话过于大胆了,会被众人笑话不知羞耻,更甚者还会被说**是想男人想疯了,是不守**道的****!

    其实阮氏那阵子是被人烦得太紧,正赶上那天心烦,于是出**碰上有人说三道四,一气一急便说出了那样的话,结果被人一传十、十传百,再“润**”一番就**了大街**巷的笑柄,搞得那阵子阮**人每次出**都缩头缩脑的。

    阮氏的话辗转传到秦**人耳中,由于她当时是向着秦**的,是以这话令秦**分**了两派,并非像外面的人似的一边倒地笑话她。

    今日敬茶时秦**人都在仔细观察着新媳**,秦老爷夫**自然也不例外,对传言他们持保守态度,打量了一番新媳**儿后从她的言情举止上看不出放/**轻挑来,到是别有一些率真在,二老为此松了口气。

    敬完茶回去的途中,顾少男与阮氏说了话,见到这个妯娌阮氏起初有点拘束,聊个几句后便放下紧张,见其不仅样子看起来直**,**格也差不多如此后颇有一见如故之感。

    “早闻秦**二****身怀武艺,身世坎坷却坚强自力,不仅自己带着下人熬过困境撑了下来,还为秦**一举添两丁,二爷也越来越能**,你不知外面多**人羡慕你,就连我也着实佩服得紧呢。”阮氏面带微笑,友善地对着顾少男说道,语气中不乏有讨好之意。

    阮氏现在虽然是大****,但毕竟是填房,而且刚进**,对于进**已有两年还生了两个儿子的嫡媳她是不能轻易得罪的,摆大嫂架子那可不是明智的行为。

    顾少男闻言受宠若惊地回道:“大嫂过奖了,弟妹哪有你说的那样好,能嫁入秦**来只是命好而已。”

    “能嫁为秦****确实是修来的福,公婆待人温和,以后我们两妯娌携手好好**奉他们二老。”阮氏由衷地说道。

    “这是自然,尽孝是我们为人媳**的本份。”顾少男一直注视着阮氏的眼睛,见对方是真的对秦老爷夫**满意,并且处处表现出想与自己和睦相处的意思来,这让她大为放心,初次相处,她很肯定阮氏比赵氏要好相处得多。

    阮氏急着回去,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新大嫂敬茶时要与**里众人认识,是以秦未央被秦老爷批准休息半日,顾少男与阮氏说话的时候,秦未央体贴地走开了一段距离,等阮氏离开了他才走回来。

    “都说什么了?”秦未央走到顾少男身边时问。

    “没说什么,就是彼此客气了几句而已。”顾少男与秦未央并排着往回走。

    “这个大嫂如何?看起来应该是个好相与的,比以前那个恶毒**人好多了。”

    “刚认识看不出什么来,以后怎么样不清楚,看她的意思,目前是很想与我们打好**的。”

    “那就行,她不找我们**烦就好,阮**不像xx口那么复杂,也不像赵**那么贪,这次爹娘能省心多了。”秦未央庆幸地道。

    “但愿吧,别在路上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回去看孩子们吧。”顾少男白了还要继续“八卦”的秦未央一眼后加快脚步回房。

    阮氏进**,秦未昭的妾氏是需要向主母敬茶的。

    两个妾氏去得比较晚,阮氏在房里等了很久,催下人去请过两三次后才姗姗来迟,来了只草草行了个礼道身子重早起困难,并且不巧害喜了,折腾好一会儿才能过来敬茶,还说希望阮氏恕罪云云。

    两个妾见阮氏并没有因为她们来晚了而训斥她们,心一松,于是得寸进尺了,敬完茶后连站都不想站,托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假装疲倦地说她们很累,多站一会儿都难受得紧,还暗示阮氏她们难受会害得孩子也难受。

    她们这一番作为其实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故意来晚了,现在还想在阮氏面前坐着,第一天就敢这样做,以后不知会嚣张**什么样。

    阮氏一直在微笑,听妾氏说她们累了怕会累到孩子,于是“紧张”地命令下人赶紧抬软榻来扶着她们躺下,不让她们坐,直接让她们躺着。

    两个妾氏见阮氏这么好欺负,以为她是个好拿nie的,于是均觉得自己可以凭着肚子里这块儿**为所**为了,连仅存的一点忐忑也消失,再说话时语气放松了,开始明目张胆地使唤起阮氏的丫环来了。

    丫环见阮氏没说什么,于是顺从地给两个姨娘端茶倒**,主子和丫环都跟没脾气似的。

    阮氏比她们想像还要软弱,两个妾很高兴,不由地想果然**户人**出身的**儿头一天当上大户媳**是忐忑的,轻易不敢得罪人。

    她们在软榻上歪了会儿后便坐起身说要回去,结果刚一坐起便被阮氏命人压了回去。

    “你们不是很累吗?为免累到你们腹中的**主子就一直躺着吧,别坐起来了。”阮氏表情不见改变,只是语气中带了几分不容人置疑的**。

    “太太,婢妾现在已经休息好了,不觉得乏了。”

    “是x,婢妾也是。”

    两个被丫环压回软榻上的妾氏不高兴了,不过到是还没白目到去顶嘴。

    “是吗?你们不乏了?”阮氏一脸关心地问。

    “是。”

    “哦,不乏了x,那就重新敬回茶吧。”阮氏淡淡地说道。

    “婢妾们刚刚已经……”

    这时阮氏那个像是没半点脾气的丫环说话了,大声道:“如何敬茶没人教过你们吗?是要跪下来将茶杯高举过顶说‘请太太喝茶’才行,你们刚刚没有跪下,****没有**手接你们手中的茶,不算!”

    两个妾氏对视一眼,眼中均闪过几分恼意,其中一个站起身,假装顺从地接过婆子递过来的茶杯慢慢走上前,结果刚弯下膝还没**软垫上时便“不**心”失手打翻了茶杯,**住肚子说腰酸难受。

    另一个妾见阮氏眼中流**出担忧和恐惧来,想着这招对付她有用,于是有样学样地也**住肚子也哎哟起来。

    “快扶她们躺回软榻上!”阮氏站起身紧张地命令道。

    躺回软榻上的妾氏很得意,为自己碰上这么胆**没见过世面的主母感到庆幸,只是这份庆幸在听到阮氏接下来的话后转**不可置信。

    “两位姨娘短短一刻钟不到三番两次的不**,想必身体太虚,既然如此就在软榻上好好休息吧,你们回房我不放心,就在这里躺着,别起身也****动,免得动了胎气。”阮氏说完后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