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八十三 人中吕布

    风烟滚滚,马蹄雷动,旌旗飞扬,喊声震天。**安城下,十万余西凉铁**如蚁群般密密****一眼望不到边,自从牛辅被胡赤儿杀死后,西凉军就以李催、郭汜、樊稠、张济为首,其中李催人马最多,势力最大,自然也就**了众将的首领。此时的**安城已经被围的铁**一般,城上一些胆**的士兵吓的**了**子。

    城墙上,看了一眼城下,王允连忙将头缩了回来,“哎,想不到西凉兵如此强悍,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赦免他们,也就没有今日之祸了。”王允感慨不已。

    “王司徒说哪里话,现在城中尚有**兵数千,加之**城乃百年古都城高池深,西凉军一时之间又能奈我何,等他们粮草一尽自然退走。”一身银甲的吕布威风凛凛的说道。

    “一切就看奉先的了,圣上以及城中百姓的安危就**给你了。”

    “司徒说哪里话,为国分忧,奉先义不容辞,文远,和我来,去杀他个人仰马翻。”吕布身后一个年约二十几岁仪表非凡的汉子跟着吕布走了下去。

    **安城下,李催、郭汜、樊稠、张济各守一方将各**重重围住,其中郭汜守北**。“轰”的一声,**安北城**的吊桥坠了下来,吕布驾跨下赤兔马直冲而出,只见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袍,身披**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威风凛凛不可一视。

    看到吕布站在自己的面前,郭汜心中不由有些惴惴不安,心说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四个方向吕布偏偏从自己这一方出来,这要战吧,吕布的战力如果是10000,那自己也就是个3000,悬殊太大,不过身为一军统帅,如果临阵退*,尚武**风的凉州人将永远瞧不起自己,想到这,郭汜一咬牙摧动战马冲了出去。

    “哈哈哈,萤火之虫竟与皓月争光,吕布来也!”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大喝,吕布如霸王再世直冲郭汜而去。

    “戟战八方!”随着吕布的喝声,手中的方天画戟发出万道银光向郭汜直冲过去,郭汜情急之下用枪尖一磕戟头,满以为可以将大戟撞开,但只见吕布手腕一抖,方天画戟一下子横了过来,戟侧的月牙一下子钩住了枪身与枪尖的结合部。“力拔千钧!”喊声中,郭汜手中的大枪*手而出直冲蓝天。“反戟一击!”在二马**措分肩而过之既,吕布一下子倒仰于马上,手中方天画戟向郭汜反撩过去。耳边只听“扑!”的一声,一**鲜**从郭汜的身上如泉**笛般窜了出来。这郭汜也是条汉子,一咬牙坚持着伏在马上向本阵冲了回来。只一个回合,郭汜就败下阵来。

    眼见郭汜逃走,吕布一催跨下的赤兔马追了上来。这边西凉军一见主将危险连忙冲了上来将郭汜救了回去,双方一场**战后各自鸣金息鼓。

    远处观战的李催不由的忧心忡忡的说道:“看来有吕布在此,**安难破呀。”

    “呵呵,将军太看得起吕布了,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只需一人到此,**安必破!”一边的贾诩笑容满面的说道。

    “o?究竟是何人能敌吕布?”

    “此人便是张济之侄张绣。”

    “张绣?张绣虽然英勇,但恐怕非吕布之敌呀!”李催摇了摇头。

    “呵呵,将军多虑了,张绣一手百鸟朝凤枪罕逢敌手,与吕布战即使不敌也不会逊**多少,只要他拖住了吕布,那么**安城中无人,我们取之如同探囊取物。”

    “先生之言甚是,李催拜服。”

    转眼间,七天过去了,七天中,凉州军发动了一**又一**如****般的进攻,**安城下已经是尸骨累累**流**河,无数伤者在**的**而无人问津。远处,一个**被齐刷刷斩断的士兵正吃力的爬着,身后留下了一道****的**迹,终于,士兵再也爬不动了,闭上双眼永远的离开了**与纷争。但**安城却依然**立着,如同一座高高的大山不可攀越,然而在第八天的早上,事情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