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98章 PART.6

    古芥圣境的光线,百年如一日的浅淡txt下载。

    没有日升和月起的更迭,时间像无底的沙漏,谁也算不清到底流到了哪一天最新章节。岁月如同静止一般,没有厮杀争斗,没有生死之虞,一切都安逸平顺。

    亘古不灭的寿元,像场没有终点的旅程,谁都望不到头。

    求生之时,她只觉得生命可贵,她想要活下去,谁也不能阻了她的路,可真走到这一天,未来似乎又没了期待,回到天仁、重现永昼、为唐徊报仇?那是她未了结的事,却不是她追寻的道。

    漫长遥远的漂流,无喜无悲的等待,于她而言是最平静无波的日子,只除了那点跳跃的影子。

    “轰——”

    炸响震彻小小的圣境,浓烈的黑烟滚滚而升。

    青棱的思绪被打断。

    放眼而去,离她不远处的地面上,一道人影冲天而起。

    她的视线跟着那道人影升起,而后落下,凝固在自己身边。

    “好热reads;!”殊迟抹着额上的水珠站到青棱旁边。

    他仍是半身衣裳褪尽的模样,裸/露空气中的结实肌肤发红,淡淡的白雾从皮肤上浮起,从头到脚都挂着浅棕的水珠,整个人像被水煮过似的。

    藏在他肌肤下的脉络浮起,蛛网似的爬满发红的肌肤,肉眼可见一道碧青光芒正游走在他的四肢百骸之间。

    青棱的唇扬起道微笑的弧线,可在他转头望过来时,她的笑马上又消失了,脸上只有冷凉严肃的表情。

    无法修炼,无法回归,除了静思之外,她就只能操/练殊迟。一来为了借他的力量回归天仁,二来也为了让他没功夫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烦她,她发狠地折腾他。

    以带着棘刺的藤萝结成密不透风的藤鼎,将他丢入其间,再以固神草所炼的药水浸泡他,让他的元神清醒,最后以烈凰所化的赤焰隔鼎焚烧最新章节。

    藤萝之上有她的本源生气,透过棘刺进入他体内,经由烈凰赤焰锻烧后,会与他的经脉融为一体,而他则需要清醒地感受一切,这样才有办法引导本源生气归入识海,引为己用。

    这办法演化于当初她所受的血引渡脉之法,不过她可不像元还那样精于此道,因而她所用的办法要粗暴得多,相对的,殊迟所受的苦楚比起当年的她,只多不少。

    她像在淬炼一把锋锐的宝剑,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只有他的经脉足够强大了,才能承受接下去的锤炼。

    “准备一下,马上继续下一步。”青棱垂眼淡道。

    接下去,便是以大量灵药强行提升他的境界。

    “青棱,都不容我喘口气吗?”殊迟不悦道,他捏着自己的湿发,送到她眼前。

    青棱看到那束黑发,自然而然地接到手中,他便顺势坐到她身前。

    “里边很热,你容我消散消散。”他松了松自己的筋骨。

    热?

    岂止是热?

    她不是没受过这种痛,万针刺身的滋味,岂是一个“热”字能概括的?只是从头到尾,她没听他哼上半声,就算是讨她心疼的抱怨,也不过轻描淡写的形容。

    他唇上一片血痂,掌中伤口未合,眼底全是倦意。

    她焉能不知,他在硬撑全文阅读。

    手缓缓梳过他的发,暖柔的风随之吹过,带走手中黑发的湿意,青棱看着掌中的长发慢慢蓬松,从自己指尖落下。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发已经很长了。

    “你想消散多久?一天时间够吗?”青棱拽拽他的发,殊迟竟赖皮地直接向后倒去。

    青棱一愣,不自觉地松开他的发,张臂接住他。

    殊迟露了个心满意足的笑,舒服地躺到她怀里。

    “够了reads;。”他也不贪心,就是想陪陪她。

    而且在这芥子中没有时间之分,谁知道一天有多长。

    青棱低头,看着怀中略带孩子气的男人,他闭眼的模样惬意自在,像饱食后在阳光下伸着懒腰的豹子。

    “青棱,其实今天是我寿辰。”他忽眯缝眼看她。

    “寿辰?修仙之人还谈寿辰?”青棱的指从他唇上抚过,青光闪过,便将他唇上裂口全部治愈。

    修士寿元漫长,谁还会费时间去记什么寿辰,也从来没有过寿一说。

    “我们古魔族不一样。”他眼珠转转,眯缝的眼眸弯起,笑得很贼。

    “有什么不一样?”青棱不解。

    他舔舔唇,尝到丝本源生气的味道,和她的人一样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