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56章 PART.11

    细薇林里忽然吹起一阵风,风不大,很柔和,让整个山坡上的细薇花起伏如波浪,花瓣被吹到半空,却莫名地汇聚到一处,像受到了某种未知力量的吸引txt下载。

    青棱奏出的音刃,像打进了一团棉絮,没有任何反应。

    这一路上青棱都没掉以轻心,魂识加上本源生气,他们周围方圆数十里的情况,一点异动都逃不过她的耳目,再加上微霜的魂识,就算对方是高出她们一个境界的修士,也很难瞒得过去。

    但这个人已经跟了他们很久,从他们踏出寂渊泽开始,青棱就已经感受到了若有似无的气息,这气息与她的本源生气有异曲同功之妙,能融入四周生灵之中,虽有些特别,却极难被人感知,更别说追踪,再加上此人一路上都隐而不发,只是窥视着,并不攻击,和他们保持着巧妙的距离,并未踏进青棱的感知范围,因而青棱虽有疑心,也只是藏在心中。

    直到刚才。

    她的古弦琴音与歌声,毫无回音。

    这里是山林,四周有山丘,她放歌一曲,加上古弦之音,竟一点回声都听不见,在他们四周定然被人下了某种禁制,将他们圈禁在其中,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饲机而动。

    青棱释放的音刃,虽被对方无声无息化解,但青棱手上这把六弦琴是青凰川上神物,琴弦乃六空魈的脊骨磨制,所奏音刃中有冥音可直达魂识。

    通对冥音,青棱可以知道他的境界。

    “殊少风”殊迟皱了眉头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敌友”青棱听他叫出对方名头,便问道。

    “说不上来。殊少风也是我古魔族中直系血脉,不过他素来不问外事,更对族长之位毫无兴趣,这几千年来一心修行,从不管蛟海之事。”殊迟摇摇头,遇到殊少风,他也觉得奇怪,“若论辈份,我当叫他一声哥。他的能力,主要来自风。”

    风

    难怪她很难感知,四野之风生生不息,是天地万物循环的方式之一,若能控制巧妙,便能化神为风,试问有谁会觉得日夜都感受到的自然之物会有异常呢就如同春雨冬雪秋霜夏雹,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看样子,这殊少风对风的掌控已经到达一种境界,甚至于,这已成为他的天技。

    “你们先走,我会会他。”青棱的战意在想到天技之时,被彻底点燃。

    她很想知道天技到底如何玄妙神奇。

    殊迟本想留下,待看到她眼里战意之时,便歇了劝说的念头,乖乖点了头。

    “微霜姐,你护他们离去。我不会有事。”青棱说着,不等他们回答,便纵身飞向前去。

    身后地面忽然长出巨大藤蔓,结作藤墙直冲云宵,藤墙之上有青棱本源生气,生生将殊少风的风之息斩断。

    境界比她高又如何,她手握本源生气,乃万物之灵始,这风之息,不过万物之一,她有何可惧!

    一堵藤墙将四人彻底隔开。

    “走。”微霜厉喝一句,手中霜气打出,裹着兰潜与殊迟朝蛟海疾掠。

    这段日子相处,青棱的脾气,微霜已领教最新章节。她虽看着温和,可骨子里却有十分骄狂,杀伐果决,一旦作出决定,无人可改。

    藤墙之外,天地已经变色。

    飞在半空的细薇花聚出一个人形,缓缓幻化成紫衣冷颜的男人。

    殊少风的模样是标准的古魔族容貌,轮廓深刻,皮肤古铜,比起殊迟来添了硬朗之气,虽不如殊迟那般英挺迷人,却也让人侧目。

    他手里拿着一柄素白折扇,脚下踩着旋舞的花,站在半空中,面无表情地看着青棱。

    似乎对殊迟的离去毫不在乎,他也不急着追殊迟。

    “你怎么发现我的”他对她的能力有些兴趣。

    青棱感受到周围的风流动的气息,轻轻打着旋绕在她身边,没有恶意,像好奇的调皮孩子。

    “声音。”青棱只说了一个词。

    殊少风立刻明白。

    “你呢为何不追殊迟。”青棱也问他。

    “我只管跟踪。”他亦回答她,并不担心她从他的言语间有什么发现,因为再过一会,她就会变成死人。

    只管跟踪,那意味着他们并不止一个人。

    在前方还有危险在等着殊迟。

    青棱心头一跳,脸色未变。

    这一战她要速战速决。

    “你怎么知道我躲在你们旁边”他又问她txt下载。

    一人一个问题,很是公平。

    “本源生气。”青棱手上生起一小段青藤,藤芽微摆,竟让四周的风息臣服,改了轨迹,绕着藤芽轻转。

    殊少风眼神一变。

    本源生气,好霸道的力量。

    “你们为什么想抓殊迟”青棱对此人的脾性有了一点轮廓,他自大,所以愿意给她一问一答的机会和公平,也不在乎被她知道他们的打算,因为他觉得自己一定杀得了她。

    这次殊少风倒有些惊讶了。

    她的问题,好巧妙。

    不问他们为何要杀殊迟,也不问他们要如何杀殊迟。

    如果她问的是“杀”,那么他便能以“不杀”为答案结束这最后一个问题,什么也不用告诉她。

    可她问的是“抓”!

    她怎么知道他们是要“抓”而不是“杀”。

    “你们的实力,要是想杀殊迟,根本不需要费这么多周折等到现在。”青棱看出他的疑惑,笑着解释,“但现在又是跟踪又是潜伏又是布阵,你们根本不是要杀他,而是有别的目的。”

    “呵呵。”殊少风冷漠的脸上竟露了个笑,手里折扇一摇,四周的风随之凛冽,“谁告诉你我一定要回答你的问题!”

    素白的折扇上,墨迹忽现,一笔一划,自动勾勒出一只黑色火狮。

    “不过,你这么有趣,作为奖励,我告诉你好了全文阅读。我们想要的,是他墨印之下的力量。”殊少风说着,折扇压下。

    黑色火狮猛地从扇面上扑出,四周的风猛地聚来,覆到这只黑色火狮上,汇聚着巨大的风影火狮。

    不止可以控制风,他还能随意变化五灵。

    他的天技,是五灵生。

    这个天技之力,不下于她的本源生气。

    青棱脑中数念闪过,身上衣袂已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几欲撕裂。

    灼热的气息涌来,这只风影火狮咆哮着扑向青棱。

    青棱身影一闪,凭空消失。

    风影火狮直接撞上她身上藤墙,只闻得一声轰响,藤蔓断裂起火,烈焰冲天而起,化成一道火墙。

    凤鸣嘹亮,风影火狮转身之时,便遇上青棱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