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230章 PART.22

    天宇黑色焰火肆虐着,雄雄燃起全文阅读。

    机甲巨兽怒甩长尾,带起一道黑芒,重重砸在孙元肩头。

    盛怒之下的裴不回,将心头怒火倾泄在了对手身上,几乎要将整片天空撕碎最新章节。

    圣元拉着玦儿朝后退了几步,眸色阴沉地望着云端的众人。

    “他们交给你,我去帮什女国。”青棱站定之后,没有片刻迟疑地开口。

    唐徊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前方是刚才围攻青棱的数十名修士。

    “好,你小心。”他点头,亦无多语。

    青棱纵身而出。

    “青棱。”唐徊忽叫住她。

    她转头,一物掠到她眼前,她信手接下。

    “收好了。”唐徊声音传来,人已在云端消失了踪迹。

    无数道的法宝虹芒闪起,将玉坠谷上方的天空染得五光十色,他已带着身后修士掠进战场之中。

    青棱握了握手中之物,殷红的剑纹,森冷的剑刃,他将断恶剑交还给了她。

    她一震剑身,断恶发出嘹亮剑鸣,本源生气灌入剑中,断恶身上的血色纹路透出碧青光芒来,战场之上的唐徊回头望去,青棱已手执长剑,掠到了什女国国君的身边。

    唐徊带来的修士,虽然修为并不高,然而数量众多,再加上对鎏欢宫报着极大的仇恨,正好与圣元带来的修士势均力敌,而天际孙元已经露出败相,撑不了太多久。

    “夫君,现下如何是好?”玦儿惊急地问道,眼珠却转了转,四下望去。

    宿龙融入后土阵之后,让后土阵起了巨大的变化,凭藉艳傀之力已无法再强行打开此阵,按眼前情势,恐怕他们绝不会放过他们,他们必须想好退路txt下载。

    想到原本将要得手的一切,玦儿不由一阵痛怒。

    又是青棱!

    如是想着,她充满恨意的视线从青棱身上扫过。

    圣元晦涩不明的面色倏尔闪现一丝血光。

    “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他阴恻恻地开了口。眼前情势彻底改变,若这一趟什女国无法得手,他又失了鎏欢宫,可谓损失惨重。

    ……

    那厢青棱已掠到了玉无双身边。

    “国君,在下青棱,娇娘朋友。”青棱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手掌印上后土阵的屏障之上。

    玉无双在刚才与孙元的斗法之中受了重伤,又强撑了后土阵许久,气息有些紊乱,脸色很差,见了青棱,只勉强一笑,视线从她左臂扫过,眸色未明。

    宿龙在青棱的控制之下,再度缓缓浮现而出,绕着这屏障盘旋着。

    “青棱……你是何人?”玉无双忽问道。

    “国君,你想知道的事,等此间事了我再细说予你。那艳傀好像有点不对劲。”青棱已经敏锐地察觉到爆烈气息由上空传来。

    玉无双抬眼望去。

    艳色已然双眼尽睁,一身雪色肌肤之上红光涌现,似乎要从体内撕裂而出。

    她脸色忽变。

    “不好,它要以娇娘魂兽与修为引……”

    玉无双一句话未完,天空忽然传来阴恻笑声txt下载。

    “放了我,否则我便毁了艳傀。到时候那什女国皇女便要给我陪葬了!”

    “你敢?!”裴不回冰一样的声音响起。

    青棱抬眼望去,孙元已被裴不回的机甲战兽咬在口中,声息全无。裴不回站在战兽之上,已将目标对准了圣元与玦儿。他眉目覆霜,前所未有的冷怒,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抹去了他脸上总显得漫不经心的表情,杀气毫无掩饰。

    “母皇。裴大哥。”娇娘的声音响起,虚弱得不成样子。

    霸天震地已戴着铁骁与她出现在了玉坠谷上空,娇娘已无力站起,整个人都只能虚软地倚在铁骁怀里。

    “不要管我,杀了他,就算替我报仇!”娇娘神色一狠,手中亮起半抹红光,朝着自己额头印去。她宁死,也不屈。

    “娇娘!”玉无双发出一声凄厉的喝声。

    娇娘那动作,是在自杀。

    “不要!”铁骁比她更快出手,徒手按在了她手里的红光之上,一阵皮肉焦灼声与气味传出。

    “笨和尚,你在干什么?!”娇娘一惊,手里红光已逝,她再没多余的力气施力。

    “你们考虑好了没有?用她的命换我的命,这交易也很公平。”圣元笑着,手中一道银光直连艳傀。

    艳傀身上红光越来越盛,数道红电绕着她的身体不断闪过,娇娘亦随之颤抖起来,似剧痛难忍。

    “好!好!我放过你……”裴不回倏地一笑txt下载。

    机甲战兽原本已经压到圣元头上的巨爪缓缓收回。

    “多谢上仙了!”圣元得意一笑。

    玦儿却忽然察觉得到一丝不对劲,猛地转头望去。

    艳傀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丝浅淡的蓝光。

    “夫君……”她想要提醒圣元,话未出口,却忽然听到他惊恐的声音响起。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圣元整个人似僵在原地一般,再也动弹不得。

    玦儿想起了青棱与严傲那场斗法,青棱就是凭的这法术最后反败为胜,击溃了严傲。

    “裴兄说放过你,我可没同意放过!”

    清脆的声音于艳傀处响起,青棱不从艳傀身后走出,她手中一道青棘直刺入艳傀眉心。

    青色的光芒,顺着那根与圣元相联的银光,蔓延到了圣元身上。

    那是青棱的棘魂术。别说圣元,就是艳傀,此刻也成了青棱刺魂之下的傀儡。

    她衣袖一震,巨大朱凤飞出,直飞向圣元。

    圣元肉身无法动弹,只剩下眼珠子几尽裂眶。

    朱凤到他身前,与裴不回的战兽之脚同时落下……

    一团青光却在这些攻击到达之前,自圣元额前飞出,疾速掠离这些攻击。

    圣元舍弃了肉身,放出元神,在做最后的挣扎。

    “想逃?”带着笑意声音响起全文阅读。

    蓝色焰光闪过,转瞬间就包裹了这团青光。

    焰光黯去,唐徊手里抓了那团扭动不停的青光,抬眼看了看青棱,仰头便吞噬了这团青光。

    “哼!”裴不回看着唐徊冷哼一声,有些恼怒,竟又被他给抢先一步!

    青棱以棘魂术控制着艳傀一点点降下来,战场之上的修士见圣元已被诛杀,孙元又在战兽口中生死不明,均失了战意,能逃便逃,逃不掉便索性扯了白旗,法宝虹芒渐渐消逝,天际红电亦随着艳傀的平静而消失,青棱手一动,绕着什女国后土阵盘旋的宿龙被她收回了手臂之中。

    “玦儿,你骗我进入鎏欢宫之时起,我与你之间的情份已绝。如今你想要伤她,先问过我手中之力。”铁骁冷然声音响起,老实如他,竟忽然变得强硬冷漠起来。

    青棱正将艳傀送到玉无双手中,闻言抬了头。

    原来玦儿见势不对,又想逃跑,竟选择了铁骁之处。铁骁不愿放过她,却也没出手伤她,她却又起了歹心想抓娇娘胁迫。

    娇娘如今是铁骁逆鳞。

    玦儿所为终让铁骁泯灭了最后一丝同情,手掌一挥,将她震下了霸天震地。

    “不要!”玦儿惊恐万分地尖叫了一句,落入了战场上。

    战场之中,许多修士都是原先被禁/锢在鎏欢宫的人,恨极了圣元与玦儿,圣元已死,那恨意便只能对着玦儿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