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26章 破阵

    还不等他话声落地,山上忽又传出一声惨烈的叫声,一只金焰紫羽的巨兽忽从天际直飞而出,在空中划了一道长长的金弧,重重砸在了山间,整座山都震颤起来全文阅读。

    “快看,苍狼!刑天真君的坐骑!”崖上忽然有人惊叫出声。

    随着这一阵巨响,山头又是无数道金光银芒,如万道火树银花在远空齐绽放。

    “不管是谁,来得都正是时候!”青棱忽然眼神一转,站了起来,灵力灌入喉间,发出一声震彻云宵的叫声。

    “刑天真君被打伤了,老祖和家主有难,我们快上山!”

    伴随着这一声叫声,山下固方世家的人都哗然而动。

    陈海等人一愣,也随即站起身来吼道。

    固方世家的人随之蠢蠢欲动起来,发出了窸窣之声,这微小的声音随着山上不歇的斗法声音而越来越大,终于在刑天一声凄厉吼声传下山之际爆发出来。

    “上山!”有人咻然一声,不再顾忌什么,掠飞而上,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跟随而上。

    “走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青棱见状亦祭起风火轮,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虽说当下情况与她预计得有很大出入,但不管怎样机会都摆到了眼前。

    他们沿着西面一路向上飞去,沿途都是玉华弟子与固方世家的弟子在斗法,乱成一团,他们一路避让,飞至山腰。

    “哈哈哈,玉华的小娃娃们,快把这法阵打开,否则本尊就一把火烧了你这山头!”忽然一声狂妄的长笑从山头传下,声音传遍整座玉农山。

    从山腰已能看到山头,山头之上隐约可见晶阵林立。

    此时这些晶阵各自绽放出透天的光芒,连作一片,将山头天际照得亮如白昼。之前他们在棲雁山上所见的巨大裂口,此刻更加诡异惊人地浮在天上,只是此时这裂口仿佛合拢的巨口般,只留下一道细细缝隙。而在晶阵之外,一个蓝袍男人站在黑雾之上,在半空盘旋飞舞着,仿似被什么力量挡住一般,无法靠近烈凰那道裂口。

    即使隔得很远,青棱他们也能感受到从那个男人身上传来的一阵恐怖的威压,那庞大的力量正与当日青棱在神王墓所释放出来的力量旗鼓相当。

    这个人境界至少在合心后期,甚至到了返虚前期。

    “他怎么会来的!”萧乐生忽然开口,望着天际的眼神也显得若有所思。

    “他是谁?”青棱飞在他身边问道。

    “他是西陵山的凶魔阴少缺,为人阴险,手段毒辣。百多年前,他因见墨云空绝代容色便起求娶之心,被墨云空拒绝了,并将其败于庞涛境中。怎么今日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知道烈凰之事的”萧乐生也显得十分诧异,“那时他境界已到合心圆满期,如今只怕更高了。”

    更高合心圆满之后便是返虚,墨云空现在也不过返虚初期而已。如今这玉农山上,修为最高的几个人,都进了烈凰境中,剩下的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难怪他能以一人之力,直接冲到山上最新章节。

    “你知道很多唐徊和墨云空的事!”青棱随口一说,眼光仍集中在天际,并未看到萧乐生微滞的表情,口中仍续道,“不管他是谁,刚好借他之力。”

    烈凰已经进了那么多人,再多进几个也无妨了。

    青棱轻啸一声,加快了速度,不知是因为阴少缺闯入的关系,还是刚刚刑天闯过的关系,山腰之上一路禁制都已被破,就连接守山的玉华弟子也已不知所踪,许是前去支援其他人了,偶尔遇到了几个人,修为都不高,青棱和萧乐生一心往前,下手丝毫不留情,转眼间便飞到了山头。

    山头之上,一片狼藉,山石崩断,草木凌乱的模样,一派大战过后的惨况。

    固方世家的刑天、玉华宫的几个长老,以及其他宗派赶来相帮的几位修士,都已倒在了远处的山石之中。

    山顶正前方是一座座宛如通天般的晶阵,庞大的灵气氤氲在其间,缓缓流转着,正是青棱记忆之中的七十二世尊阵。

    青棱并无一丝猜中的喜悦,她心头只剩下一片冰冷,一个可怕的猜测正自她心头缓缓形成。

    晶阵之上便是烈凰的入口,此时入口已阖,便是阴少缺修为通天,不知这阵法如何启动,也无可奈何。

    “阴大哥,那是墨云空的亲传弟子,此阵法的秘密,问她再适合不过了。”一道温和却透着三分险恶的声音在山头响起。

    青棱循声望去,才看见在晶阵之外站着四个人,其中三个正是她的熟人。

    月白长衫,一副书生模样,不是魏凌还有何人。他一手抓着那只龙杖,另一手抓着根绳索,绳索一头缚了个红衣少女,正是雪薇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而他的身边,另外站了个一身霜色衣裙的少女。这女子生得十分颜色,玉骨冰肌,容色绝代,便是不着粉黛不安环佩,也如空山清雨般悠然绝俗,竟与艳色无双的墨云空不相上下,便是在这战急时刻,也不禁让青棱多看了她两眼。

    这样的女子,怎会和魏凌站在一起。

    要知道魏凌看着虽然君子,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阴狡之徒,这女子怕又是他骗来喂养龙魂的牺牲品吧。那阴少缺的出现只怕也跟魏凌脱不了干系,他们境界相差甚远,可魏凌却直呼大哥,显然早已认识。

    从清蒲山到金洲到固方世家再到玉农山,这魏凌所表现出来的心计之深,已出乎青棱的意料,只是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竟会知道此间秘密。

    “放开我!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会说!”清泠泠的声音传来,雪薇娇颜已煞白,正死死咬着贝齿怒喝着,她唇间沾了鲜血,胸口起伏不匀,显然是已受了伤。

    “不说!不说也没关系,本尊有的是手段让你说!”阴少缺阴恻恻地开口,他虽面容颇好,却太过苍白,加上满身魂魅气息,衬得他像个纸人般诡异,他很瘦,撑不起那一身蓝袍,风过时,几乎令人错觉这是地府来的勾魂使者。

    他手一伸,雪薇便飞入了他手间。

    “嘿嘿!墨云空自己生得漂亮,收得徒弟倒也貌美如花!不过还是嫩了点,比不上魏老弟身边那位啊!”阴少缺口中阴冷调笑着,手上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五指按在雪薇额上,一阵白光闪起,雪薇的脸顿时扭曲变形起来。

    “阴大哥如果喜欢,我可以将她赠予你!”魏凌一笑,看也不看身边的少女一眼。

    那少女也仿如冰人一般,毫无反应。

    “不必了,本尊不喜欢夺人所好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阴少缺仰头一笑,手上的力量却不减少半分。

    就这两句话的时间,雪薇已汗透重衣,面若金纸,半句话都吐不出来。

    “居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