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9章 结婴

    “走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萧乐生一声厉吼,身上火光焚起。他手中金光化成粗重锁链,从前面一路缠绕而来,将蛟尾死死拖住,他身前已无可挡之物,顿时便被恶翅冰锥穿肩而过。

    青棱见状心陡然一紧,一掌拍在紫炎剑上,强令其停下。腹中噬灵蛊已翻腾起来,她逼自己凝神静气,将魂识集中于识海之中,何望穹的妖丹绽放着柔和的光芒,四周生灵之气逐渐清楚,

    她感受到周围活物的灵气。只要存在这世间,万事万物便皆有灵,这灵气便是生气,只要是生气,源源不绝,循环往复,永不消褪,哪怕是这冰封之地,亦阻绝不断这浩然生气。

    蓦然之间,这千里冰封的雪地之上一阵颤抖,生气汇聚,四野冰破,绿植忽长,生生将这冰峰覆上绿意。地底忽然抽生出无数藤蔓,如牢笼般缚在冰蛟之上,与萧乐生的金锁一起,将冰蛟牢牢捆在原地。

    青棱喘着气,看了对面的萧乐生一眼,他也正抬眼望她,那眼神分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最新章节。

    “周千城,姬盛,你们还要偷窥到几时。再不救你家主子,他就要死了,若他死了,你们能活”青棱额间冷汗滚落,灵气本源她才感悟没多久,又受修为所限,能控制的时间并不长,恶翅冰蛟修为太强悍,凭此并不能制服它,只怕不用多久它便要脱身而出。

    周千城与姬盛都被安置在山脚之下,冰障之外,今日见冰障内斗法频频,故皆藏身在障外窥探,如今忽然闻得青棱厉喝,心中各自一颤。姬盛怕的是青棱,周千城怕的却是萧乐生死了,

    他身上九鼎咒无人可解。因此二人对视一眼,不得不飞身而出。

    姬盛眼光转动,在青棱凌厉的目光之下,终于飞到她身边,额间红光一闪,第三只眼睛缓缓张开。

    周千城见此情景不由脸色一变,却没多说话,眼神阴郁地飞向萧乐生。

    四周空间忽然扭曲,伴随着阵阵地动,恶翅冰蛟巨吼一声,挣脱了萧乐生与青棱所施的桎梏,冷眼一望,已不是阳曲山的景象。

    眼前火红血树几乎直达天际,巨大的宫殿如上界神宇,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磅磗的气势压来,即使是千年冰蛟,也不禁变了神色。

    周千城扛着萧乐生飞出,与青棱、姬盛四人,拼尽全力,飞出冰障。

    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身后忽传来一声暴响,四人回望,恶翅冰蛟已破去姬盛所制幻境,正展翅飞到空中,直奔他们而来。

    青棱心中一紧,却闻“当啷”的锁动巨响声,冰蛟的爪上一根粗大的银链被狠狠拉紧,它飞在冰障上空张牙舞爪地咆哮,却再也飞不出半步,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走最新章节。

    “恶翅被唐徊用困龙索锁在了山脚镇龙碑上,它是飞不过这道冰障的!”萧乐生只望了一眼便转回头,语气冷淡地说道。

    难怪刚刚他叫她逃出冰障。

    青棱心中了然。

    “现在去哪里”姬盛问道。

    “先去清蒲山吧!”青棱没有犹疑地开了口。

    清蒲山离玉华有一大段距离,这山灵气稀薄,只有些散修与小宗派在此修炼,仙迹甚少。先前青棱从金洲回来,便是与胖子约在此地参加玉华宫的召请。

    四人日以继夜不敢停歇地赶到清蒲山,已是数日以后了。

    青棱挑了一处隐蔽的山沟,令众人降下云头。

    才刚收了飞剑,萧乐生便已踉跄一步。他被恶翅冰锥穿胸伤势严重,虽服下灵药,却也只是缓得一时三刻,再加几日来勉力支撑着逃命,此时好不容易停下,已是力竭之势。他便盘膝坐到了上。

    青棱见他一身薄衫,发上羽冠已落,发髻散开,化成高束的马尾,给他略显脂粉的脸庞添了一抹英气。他肩头银亮冰锥还未化开,冒着丝丝寒气,伤口四周已有结冰的迹像,一点血也没有流出,想来脉络也已冻结。此时他额间冷汗频起,面色惨白如纸,想是痛得不轻,但却一声也没吭,只是挺直了背脊坐着,拿一双桃花春眸直直盯着她。

    那眼中已没有从前勾魂夺魄的风流神采,只剩下寒星般清亮的颜色。他紧抿着唇,也没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就那么定定看着她,也不说话。

    青棱被看得一阵心躁,再一看周千城和姬盛也都站着不动,只拿眼睛看她,她便按下性子,走到他身后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忍着点!”她冷冷一语,没给他反应的时间,掌间聚起灵气,猛然拍在了后肩之上。

    “唔!”他闷哼一声,仍旧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已拧成结。

    冰锥被她一掌拍出,飞了老远才落地。

    血顿时从他肩头涌出,转眼就将薄衫染透。

    他仍是未动,任由肩头的血窟窿泊泊地涌出血水

    “你们都是死人吗他伤成这样,不会给他上药”青棱不知为何,心串一团莫名其妙的火气含在胸间,口气便暴躁起来。

    周千城阴郁地看了她一眼,取出瓶灵药,倒在萧乐生肩上。

    血水涌得太快,灵药还不及发挥作用,便被冲散。

    青棱心中烦躁。

    “嗤啦”一声裂帛之音,她从裙摆扯下一大段布绫。

    她身上这套衣裙,乃是用宵云丝所制,水火不侵,是上好的仙家甲料,此时却被她扯下作了包裹伤口的纱布。

    因为心中有气,她下手便不管轻重,将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