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17章 护鼎

    萧乐生在塔上一呆数十日,唐徊再无召唤txt下载。

    每一日,他都到冰塔小窗之下,看看青棱。

    这日,他仍旧如此。

    这冰塔只有唐徊能进,他只可以看看,而除了看,他也做不了什么txt下载。

    她日日都盘膝坐在塔中心,不闻不问窗外之事,如果不是他见过从前的青棱,他会觉得此刻她身上不动如山的气势,有几分大能者的风骨。

    也许,她真有大能。

    萧乐生转身,背靠着冰塔的门缓缓坐下,一丝寒气从塔上传入背脊,冰冷刺骨,他自怀中掏中一瓶酒,拔开酒寒,仰头便往口中倒。

    晶莹的酒夜顺着嘴角滑下,带着一丝冰意落入衣襟之中,而口中却是如火龙般肆虐灼烧感,一路烧到胃里。

    醉生梦死,多好。

    萧乐生笑笑,若有个女人抱着就更好了,欢爱,足够让他暂时忘掉很多东西。

    是吧,师妹。

    他在心里问她。

    修行什么的,太苦。

    他仰头再灌入一口酒,正啧嘴吐舌轻舔唇上烈酒。

    忽然间,阳曲山上涌起一阵古怪的冰风,天际云如浪潮般涌来,聚成阴海,厚厚地笼罩在大殿之下。

    天生异相,必事出有妖。

    萧乐生霍然站起,再无心饮酒,他先是转身往塔中张望。青棱当日神威仍历历在目,他怕她又起异变。

    塔中的青棱已然睁眼,似乎也查觉得到了四周怪异的气息,正抬眼望着塔顶思索。这其中没有异常,一切并非青棱所为。

    充满阴邪的狂妄气息张牙舞抓地从冰殿里蔓弥出来,形成一股庞大的威压,萧乐生感觉到魂识一阵刺疼,周身灵气被这邪气压抑得动弹不得,他心中一惊,手诀一掐,将九鼎之气释放,抵住这阵威压,纵身朝冰殿飞去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很快他便赶到了冰殿之上,殿中传出的阴冷邪气比殿外浓上数倍。他不知发生了何事,顶着这妖异之气一种循踪而去,发现这阵气息是从冰殿下的石室里传出来的。

    数十日前,唐徊进了殿下石室后,便吩咐不许打扰。

    从前也常有这样的时候,萧乐生已习以为常,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多日,唐徊总会出来,然这一次时间比从前长了不少。

    石室是唐徊的密室,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所以萧乐生亦不敢靠近,只敢在石室门口不远处的甬道上高声问道。

    “师父,弟子萧乐生,今见天生异相,不知发生何事,特来求见。”

    他站在甬道上,问了三遍,石室中都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只是原本外泄的妖异之气忽又发疯狂地回涌,不过片刻时间,已尽数涌回石室中,一切来得快去得也快,四周气息恢复正常,仍是阳曲山巅冰冷的灵气。

    萧乐生心头大奇,将魂识释放到殿外,外界一切也都恢复正常,天际阴云四散而去,好像从未没发生过异相般。

    莫名异常。

    低沉的磨擦声音传来,石室的厚门忽然间打开了。

    萧乐生心头一惊,将魂识收回。

    “萧乐生,进来。”

    唐徊的嘶哑的声音传出,疲惫却充满了一股说不出的寒意。

    萧乐生心中莫名恐惧越来,石门之后,光影斑驳,如同黄泉路般神秘莫测txt下载。

    “是。”他应了一声,收拾了心情,抬脚进入。

    才一踏入,他便被眼前情景吓了一跳。

    石室不大,其中桌椅均裂,除了墙上明珠仍光华流转外,满室没有完好之物。

    唐徊站在室中,发散袍开,敞着胸口,朝他笑得诡异。他额间一点殷红,似伤口又似烙印,状如棱锥,将他本就俊美的脸庞染得愈加妖妩起来。

    萧乐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唐徊。不管在何时,唐徊都是个不苟言笑、喜怒难辨的人,几曾有过这样的笑,萧乐生不由惊得呆住。

    “过来。扶我出去。”唐徊吩咐着。

    萧乐生这才注意到他脚步虚浮,脸色苍白,鬓边发丝湿粘在脸颊之上,一副脱力的模样,手掌之中紧紧抓着一团不断跳动挣扎的银白光团。

    元神!

    他心一震,认出了那光团是何物。

    “你在发什么愣”唐徊不悦地开口。

    “是,弟子遵命。”萧乐生回过神来,忙上前扶他,心中战兢不已,也不知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让唐徊连步行的力气都没有,而他手中的元神又属于何人。

    心头再多惊奇,他也不敢问出声,老老实实扶着唐徊上了冰殿。

    才到冰殿,便闻得山下传来恶翅冰蛟苍劲有力的声音。

    “主人,玉华宫风少倾、雪薇等人求见,可放行”

    唐徊眉一皱,抽手推开萧乐生的搀扶,脚步蹒跚着坐上冰座txt下载。

    “让他们上来!”他一声沉语,声音传至山脚。

    萧乐生退到一边。

    唐徊斜倚在冰座之上,眼神晦涩难明地盯着手中光团看了片刻,抬手祭出了尊两人高的朱红四方鼎来,鼎身四面分别刻了四方仙兽,栩栩如生,如要腾云而出,一股磅磗灵气氤氲四周。鼎盖为一座四方宝塔,高不过半人,却刻了足有九十九层,层层相叠,宛如有灵物居于其中。

    萧乐生一望便知乃是炼物神器。

    唐徊手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