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No.2822 远飏 (终)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存在机体控制障碍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不过你的头脑很好用,你在不停地调整。如果咱们重新打过,你就会比刚才多支撑五个回合以上,再打过一次,还能再多五个回合。”骆寒烟轻轻地笑起来,“不好对付的对手。不过,就算你机体完全恢复正常,目前也还打不过我。所以,还是别费力气了。”

    聂秋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凝视着他。所以骆寒烟便接着说道:“看我做什么?我刚刚用的合气道,是我不太擅长的,如果用自由搏击的话,不会拖那么久。意中人在看着,姿态比较重要。”

    完全是赤裸裸挑衅的话,当时我就听得石化了。

    拜托,咱们才刚刚见面好吗?怎么就变成“意中人”了?

    聂秋远站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直视着他的眼睛,道:“别想了,这是我媳妇。”

    火药味在空气中淡淡地流转,我实在搞不明白他们两个到底是在干什么。

    骆寒烟抿唇一笑,修长的手指拈出一张小小的卡片来。

    “唔,叶真真?这名字跟我想象中不一样,不知怎么回事,总感觉你的名字应该有另外一个字似的。直觉不是我的特长,可是今天,总有些奇怪的感觉,好像在不知道多么远的地方,藏着一些很宝贵的东西一样最新章节。”

    我感觉这个人对他自己也存在着一些莫名其妙的疑惑,但是当我看清他手中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忘记了纠结,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这特么不是我的身份证吗?怎么就到他手里去了!

    “这个年龄,你媳妇?”骆寒烟轻蔑地问道。

    “法定婚龄过了。”聂秋远冷冷地说。“法定婚龄”四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违和感说不出的强烈。

    “大学都没毕业吧,结婚?”

    “早就出规定了,不得干预大学在校生结婚。”

    我听得目瞪口呆,感觉秋好像特意去查过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似的。难道他一直在算计着,先要用一纸婚书把我圈起来再说?

    “唔?连个戒指也不送,太不像样子了吧。”

    骆寒烟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根本就没把聂秋远的话当作一回事。

    聂秋远丝毫不曾退让。他望着对手的眼睛。十分认真地说:“她前世就是我的爱妻,我们恩爱数十载,情深意重。这一世,她也一样会是我的爱妻,没有人能把她从我身边抢走。”

    我汗都下来了,虽然你说的全是真的。可是这话谁听了能信啊,不把你当精神病就不错了。

    谁知道骆寒烟竟认真地听完了。还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就忽然转向了我。

    “前世的丈夫?哼,那几十年守着一个男人,也该厌了。不如。换个男人如何?做我女朋友吧,一个月搞定这边的事,我带你去维也纳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我不去。”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不会离开他的。”

    事情居然有这种奇葩的发展,我怎么会容许这样的狗血继续泼洒下去呢?

    骆寒烟轻轻一笑。指尖微弹,身份证稳稳地落回了我的手心。

    “真真,话不要说得这么满,未来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可能。真真,你会来找我的,你血液里的味道这样告诉着我。”

    骆寒烟转身,甩下一句“张扬,希望合作愉快”,头也不回,便闲庭信步般地溜达出了标本室。

    聂秋远冷冷地看着他,待他的背影消失了以后,便一伸手,把我揽进了怀里。

    “你脑子短路了么,一声不吭地就打架!”想一想,我对他今天的冲动行为还是颇有些不满的。

    “我讨厌他。”

    “喂,怎么看这也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都不认识,就打架?你知道他是谁么?”

    “icpo,猎鹰。”聂秋远恨恨地说。

    我这才发现,原来脑子短路的人不是秋,而是我。热火朝天地聊了大半夜,影武的事听了那么多,结果我根本就忘了问骆寒烟本人的代号是什么,他自己擅长什么,有哪些经典案例。而骆寒烟对于我缺乏eq的表现丝毫不以为意,甚至在讲述中提到“猎鹰”,都像在讲别人的事一样。

    竟然是猎鹰,我的心情忽然激动起来,这可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

    在我掌握的八卦之中,整个icpo的所有人员加在一起,是有很多种单项排名的,也不知是谁排的,有些排名还相当奇葩,比如iq排名,格斗术排名,枪法排名,专业精度排名,饭量排名,穿衣品味排名什么的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可是就有一个人,无论用哪种方法排名,都能排在前三位,这个人就是猎鹰。

    我当时听了,就感觉这猎鹰肯定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优雅绅士,没想到竟是个年轻的帅哥,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而且,今天竟然在无意中撞见了这样的传奇人物,能不让人心潮澎湃吗?

    “你怎么知道他是猎鹰?对了,大半夜叫你们来,干嘛?”

    我丝毫也没有今天的任务肯定是绝密这种意识,因为我们两个早就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了,我们比正常人多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不能用常人的标准要求我们。

    “有一支非常巨大的国际恐怖势力渗透到这里来了,他们的下一个作战计划,似乎是打算以咱们这座城市做基地的。从他们之前的行径来看,这个计划应该是非常凶险的。我们刚才讨论了一下应对策略,可是几方综合设计的战术有问题,问题还很大,我得一条一条地跟他们说明白,所以才花了那么久。”

    我会心地笑了。别看秋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可他头脑中的逻辑推理、战略布局水平,可是一个纯种天才几十年来的积淀,在这个世界上。正常人根本无法与之比肩。

    我不由得可怜起那些犯罪分子来,从今往后,你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啦!

    “所以,连国际刑警都来了?”我笑着问,一心也没担心这次行动。

    “是啊,而且,来了三个人。全部都是‘影武’。‘影武’一般都是单打独斗。联合行动的情况非常少见,所以,任务还是挺复杂挺危险的。”

    我有一点激动。有久违了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是猎鹰啊。”

    “刚才的密谈,是天剑去的,所以我们知道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来的人是天剑、人鱼和猎鹰。天剑跟我们见过面了,人鱼是女性。就只剩下猎鹰。”

    聂秋远住了一住,就接着恨恨地说:“据说猎鹰是影武里面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最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