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百三十四章摘星古境与新世界

    天地本就是由五行元素组成,而当这些元素被一个人尽数吸收炼化之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四种元素不断朝着楚歌汇聚,在这片冰雪海洋之中,五颜六色的气息相互交织着,在黑暗中形成了个极为绚丽的世界,而作为一切的中心点,楚歌也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不仅是他的气息,就连他的身体在五行元素的改造下也在发生着质变,那种变化是极为明显的,当然,要为他的蜕变付出代价的却是整个世界。

    这幅景象,天地之间除了夫子以外,恐怕也只有天宇才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不……这是我的,我的!”

    天宇已经感知得到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跨出了五境,超越了天道所能容忍的极限,此时的他只需要再吸收一点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天地元素也能彻底褪去这凡胎,跨出那道门槛。

    但是,林肃与青瑶二人摆脱他的控制之后,竟都是果断地选择了自爆,将自己的一身修为通通赠予楚歌。而天宇却是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

    “小子,死吧!”

    天宇的一头黑发狂舞着,双眼通红,俨然已是疯魔状态。谁能甘心自己万年的辛勤耕作,到了快要收获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年的辛苦策划到头来? 不过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弟子。

    愤怒以及不甘,种种负面情绪开始动摇着这位绝世强者的心境,楚歌还在突破期间,而修炼者往往在此时是最不能被打扰的时候。天宇狞笑着,他还有足够的力量,他还没有彻底失败。

    于是这位仿佛走到了穷途末路的绝世强者开始不断地发动攻击。可有五行元素的保护,纵然楚歌还在突破过程中,天宇也没办法伤其分毫。但他脸上的笑意未散,显然,他的攻击是另有目的。

    强大的异魔气侵蚀着这片世界,最终致使楚歌所在的空间都开始崩塌。如若再这样下去,恐怕在他突破之前,便会湮灭在那虚空之中。

    “你赢不了我的,你赢不了,哈哈……”

    天宇狂笑着,异魔气不断汇聚,大地已经彻底崩碎,天空中也被撕开了无数黑幕,诸多强者。包括星魂在内,也是无法抵抗那些空间乱流,运气好些的不知被卷到了什么地方,可运气不好的便是直接被其吞噬。

    世界已经走到了毁灭边缘,连星魂强者都能吞噬的空间乱流,又岂是那些手无寸铁的生灵可以抵抗的?不止是人族,无数生灵都在此时走向毁灭。

    那个站立于虚空之中,丝毫不被风暴动摇的老人终于在此时缓缓睁开了双眼。那对连水月都无法染浑的眼眸之中好似又雷光隐隐闪动。他远远地看着自己的弟子,最后才摇了摇头:“停手吧。你已经输了……楚歌熬得过这一关,我不太喜欢这孩子,因为他世故,毫无侠义之心。但他有自己的牵挂,有必须胜利的理由,现在的你只是孤家一人。有时候无牵无挂不见得就是强大。”

    “当年你宁肯将摘星境的秘密告诉妄虚,甚至让他帮着你欺瞒整个大陆,但我是你的弟子,我比妄虚更有天赋更加强大,但你却是一直偏袒着他。我不服!我要变得更加强大,我要超越你,我要让你知道你当年的选择有多么愚蠢。”

    天宇咬牙切齿地嘶吼着,魔气伴随着空间乱流不断地攻击着这个大陆,无数生灵烟消云散,大陆也即将被空间乱流吞噬。

    “原来是这样吗?”

    老人叹了一口气,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犹如是照亮了黑夜的萤火虫般,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如月光般皎洁的光芒将整片大陆都照得一片光亮。

    “摘星境的诞生便宣告着一个世界的灭亡,但真正突破以后又会如何呢?”

    老人目光闪烁,仿佛想起了一些美好时光,那是发生在另外一个大陆的故事了。那些都是他珍贵的回忆,但这些回忆却是被一种名为异魔的生物破碎,为了打败他们,给那个世界带来光明,他开始努力修行,最后,他的确做到了,他站在了那个世界的最巅峰,应该说超越了最巅峰,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世界才毁灭了。不是被异魔毁灭的,而是被自己毁灭的。

    “就算你真的摘下了天上的星辰那又如何呢?游历天下,闯荡各个世界?殊不知,在你眼里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儿孙满堂的平淡生活是多少人拼了命都想要守护的东西?我不愿你因为个人的私欲去破坏世间的那些美好,你的师兄能看到未来,但他却没将自己看到的告诉我,而是为了能让你迷途知返,他甘愿牺牲自己,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星祖与夫子本就是他的两个身份,对于一个真正的老人来说,他向来都是将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岂有偏心的道理。只是妄虚心无杂念,从不去刻意追求什么东西,对他来说,初代教皇的身份都是累赘。若不是受师父所托,要帮助他老人家守住那个秘密,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安排的。而天宇却恰恰相反,天资纵横、野心勃勃,若是他知道了这个秘密,只怕便不再甘心踏入星魂境,而一旦他超越五境摸到了那道门槛,那星辰大陆必将面临浩劫。

    这是夫子一直不愿看到的事情,没想到如今却还是成为了现实。

    “摘星古境可以破坏一个世界,同样,他也可以将自己的力量再返还给天地。”

    夫子的声音响彻大陆,如一道惊雷般炸响在每个生灵的耳前。

    老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但他的笑容依旧清晰可见,尤其是那两排洁白的牙齿与数万年之前,还是如楚歌般年龄时的他并无两样。

    “我不叫星祖亦然不是你们所称的夫子,我叫千阳,记住老夫的名讳!”

    一道强烈的光芒爆开。恐怖的能量波动以异魔域为中心席卷了整个星辰大陆,但这波动非但加速世界的灭亡,反而是化作了点点星光滋润着万物,日月星辰再现,大地开始愈合,星光落到了植物上。草儿大树便挺直了腰杆,落到了枯竭的海洋中,海水便又从地底里冒出来,落到了战场上、落到了山川湖泊里,那些在这场灾难中死去的生灵又再次睁开了双眼。

    鲜血消散、乌云退却,久违的阳光洒落在人们的脸上,温暖、熟悉。

    本已在战争中牺牲的人们站起了身来,他们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了看自己身上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