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365章大结局三圆满

    第二日芸娘起牀感觉到了浑身的酸痛。

    若不是她苦苦求饶,初尝爱滋味的陈致远是不肯罢手的。

    还好慕先生吩咐了不用太早过去给他请安,不然自己真是牀都起不了。

    二人去了正厅,慕先生和林云飞已经在座了。

    有婆子搀扶着芸娘给慕先生下跪敬了茶,改口唤了师傅。

    慕先生李安连连点头,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让婆拿过了他给的见面礼,让芸娘起了身。

    芸娘拜谢。

    慕先生给的都是好东西,并没有女则女戒,戒尺一类的东西,让她安心不少。

    芸娘又给林云飞下跪敬了茶。

    林云飞是她的义兄,长兄如父,他现在可是自己这边唯一的娘家人了。

    林云飞受了芸娘的礼,因为他代表的是娘家这边,然后给了芸娘礼物,让她起了身。

    慕先生没什么亲人,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几人一共用过了饭,然后坐下闲话。

    慕先生告诉他们不用去宫中谢恩了,本来皇上是安排他们今日进宫谢恩的,顺便也给些赏赐,可因为一个宫内的妃子突然传来喜脉,皇上龙颜大悦,去看望那个妃子去了,所以芸娘二人就不用进宫了。

    芸娘和陈致远成亲,皇上的妃子又有喜了,皇上认为二人命格极旺,所以心里对二人很欢喜,赏赐了不少的东西。

    至于芸娘本来应该会得到皇上准许她一个请求,其实都不用芸娘再提了,芸娘所求的不过是一家安康,无人敢欺,现在怕是真没有什么人会欺负她家。

    至于陈家,有了他护着,一切肯定是顺风顺水。

    林知县也是有功的,被皇上记在了心内,但等他的任期结束就会加官晋级。

    所以他们去不去见皇上已经没什么重要了。

    另外慕先生还说了刘义州和万青的事。

    万青其实不是和白家有亲,只是那个白大人于他有过恩情,后来白大人求了万青,希望他能帮着把林知县和芸娘一家都置于死地。

    万青受过人的恩惠,觉得不还良心过不去。于是便应了下来。

    可他派人一查,没想到让他发现了慕先生派去的人见陈致远,细查之下竟然发现他是慕先生的徒弟。

    慕青大惊,慕先生满朝没几个得罪的起的,可自己偏偏和慕先生有过节。若是让慕先生知道自己要对付的人内有他的徒弟,自己怕是就吃不了兜着走。

    他有些退意,没想到和刘义州喝酒时无意透漏出来给对方知晓了他的心意。

    他和刘义州是生死之交,不过这事没几个人知道。

    哪想到刘义州竟然同意白大人的意见,要对芸娘,林知县一家,陈家动手。

    而刘义州为的竟然是慕先生,他主要报复的人是慕先生。

    他和慕先生有仇,并且是很深的仇。这仇连慕先生都不知道。

    原来刘义州有个外室,因为她烟花女的身份不能纳进府内,可刘义州又是真心的喜欢她,便把她收了做外室。

    外室给他生了一子一女,他甚的喜爱。

    哪想到他这个私生子有次调、戏良家女时刚好被慕先生撞上。

    本来慕先生很少管闲事,结果看他儿子不但要抢女子回府,又差点将女子的爹爹打死,还说了不少的狠话,慕先生实在看不下眼就出面说了一声,也怪他儿子不开眼,不认识慕先生,骂了他两句,还扬言要灭了他,慕先生如何忍得,狠狠的教训了他儿子一顿,还把他儿子送进了官府。

    等他得到了信,赶去救人的时,他的儿子已经死了,他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只知道儿子被慕先生打的甚惨。

    儿子死了,他不敢把事公开,可也恨上了慕先生。现在有机会能报复,他如何不愿意。

    并且他还想了一个疯狂的主意,要和林家结亲,把外室生的女儿当正室生的嫁过去,女儿为了给兄长报仇,一定肯听他的。

    到时间女儿就能把林家搅合的鸡犬不宁,兄弟不和,再找些林家的罪证,然后再伪造林家和慕先生对于圣上不满,来信妄议朝政,口出大逆不道之言,到时间女儿再出面作证,人证物证俱有,不愁扳不倒慕先生,他倒了,林家就完蛋,那花芸娘和陈家更是小菜一碟,他们挥挥手就能掐死。

    为了保险,他还双管齐下,安排了一个远亲,让他们出面接近陈致远,最好能搅黄了陈致远和芸娘的婚事,嫁到陈家,到时间她也可以作证,说陈家和慕先生有勾、结,意图谋反。

    什么时间谋反都是重罪,哪怕没有确凿的证据,可皇上心内会生疑,久而久之,疑心会越来越大,迟早被点燃,那时间慕先生就会没有好结果。

    二人都有些疯狂,把事定下,然后装着巧遇结实了林云飞继母的兄长,就有了后来的议亲。

    在他们想来这样的好事,林家肯定二话不说就撵上来了,可没想到林家一直拖着,拖了很久就是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直到芸娘进入了前三,林家还是没松口,他们坐不住了,他们怕他们计划已经被人识破,怕林家不肯应亲,于是便暗地里买通了单师傅,想让他生事,找芸娘的麻烦,坏芸娘的名声。可没想到单师傅不中用。

    最后他们决定铤而走险,把御前比赛芸娘用的八角换成了莽草。

    他们不敢真弄出人命,莽草弄的并不多,以为能蒙混过关,让芸娘犯了死罪,谋害圣体,连慕先生也吃罪不起,到时间他们可以再安排下,让慕先生失了宠,那时间就不愁不能对付他了。

    可没想到芸娘竟然识破了莽草,并没有用,又被单师傅那个蠢货揭了底,让他们的计划失败了。

    审出了真相,一切真相大白,皇上自然动怒,并没有客气,削了二人的官职,打入了死牢。

    不说他们密谋害重臣,就只一条,他们谋害圣体,便是死罪。

    得知了这一切,众人都有些默然,没想到一个白家,竟然牵扯出这么多事来。

    他们也算知道了那李家和李如玉是怎么回事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是刘义州的人,竟然包藏祸心,要害陈家,不过因为他们在镇子上原来为人确实不错,又和白家并无关联,所以他们没查出来。

    一切到了今日就彻底完结了,以后再不会有人在暗处害他们呢。

    慕先生又说了,让他们在这里住过了满月再走,到时派人护送他们回去。

    陈致远和芸娘二人寻思了一下点头。

    反正都已经在京城成亲了,也不差这一个月了,师傅他膝下空虚,一个人也是寂寞,趁着这一个月尽尽孝吧,以后怕是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二人写信回去说明了情况,然后在京城安心住下。

    三日回门,陈致远和芸娘带着礼物去了安乐侯府。

    安乐侯在花厅摆酒款待陈致远,侯爷夫人则在后院摆席款待芸娘。

    侯夫人对芸娘还算亲切,问了不少她婚后可好的话,又说了些让她把这里当娘家,没事多过来看看的话,最后送走了芸娘。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芸娘和陈致远夜晚极尽甜蜜,白天也去看看故人,其中就有曲老爷子。

    曲老爷子热情的接待了他们,恭喜了二人,他没想到陈致远竟然是慕先生的徒弟,没想到二人竟然被皇上亲自赐了婚,没想到安乐侯竟然收了芸娘做妹妹,这一切他都没想到,不过他很替二人高兴,他们成亲那日,他还亲自去喝了喜酒呢。

    芸娘是感恩的人,老先生一直对她友善,所以她对老先生很尊重,这也让曲老爷子感叹他们的朴实,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几人说的正欢,有管事进来禀告,说夫人派了婆子过来请花奶奶和月季去后院,后院她已经备下了酒菜,请二人过去坐坐。

    老爷子听完心内感叹,原来让她出面招待她不肯,现在来巴结了,晚了。

    芸娘提出要去拜见,也让老爷子拒了,他不想让儿媳参合进来,那一切都会变质。

    老爷子让管事把婆子打发走了,留他们在花厅用饭。

    芸娘没强求,几人在花用了饭,又坐了一会儿,便告辞了,走的时间邀请老爷子无事的时间去镇子,可以和郑老爷子叙旧,他们也能好好招待。

    曲老爷子很感兴趣,说那天兴起一定去看看,然后送走了几人。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它可以让芸娘和陈致远感情升温,好的蜜里调油。

    也可以让芸娘从少女变成妇人,多了一丝风情。

    更可以让人伤感,因为到了离别的日子。

    “致远,既然你无意京城,那为师也不强留你,不吃皇家这碗饭也好,伴君如伴虎,富贵有了,也要承担足够的风险,还是在庄子来的自在。”

    慕先生看着唯一的徒弟,眼内有着不舍,这一段日子他真的感觉过的很舒心。

    徒弟对他孝顺,芸娘也对他孝顺,时常给他添新衣,嘘寒问暖,做好吃可口的饭菜给他,让他有了家的温暖,想留住这样的时光,不舍得二人离开,可他知道这不可能,他们终究是要走的。

    “师傅。”

    陈致远也很不上舍。

    “好孩子,不难过,等哪日为师实在厌烦了这京城的一切,圣上允许,为师就去你们庄子买个小院子,去养老去,到时间你可不能不管为师啊。”

    慕先生最后一句本是说笑,却没有挑动起气氛,反而让陈致远眼眶更湿了。

    “为师在世已没了亲人,就你一个了,为师把你当自己的儿子看待,若是芸娘有了身孕,你可一定要写信告诉为师。好让为师知道自己做了师爷。”

    慕先生眼内也闪过了一丝泪光。

    陈致远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师傅是孤独的,自己这一走,又剩下他一个人,他会很难受吧。

    “好孩子快起来。为师明白你的心意。不说了,今日咱们师徒好好喝两杯,明日为师给你们送行。”

    慕先生拉起了自己的徒弟,二人月光下对饮畅谈。

    第二日来送行的人不少,除了慕先生,还有安乐侯,曲老爷子等人,也有很多百姓围观,想看看这届的民食总掌门人长什么样子,有没有传说的那么邪乎。

    马车越走越远,远的身后的人都成了黑点,再也看不到了。

    来的时间充满了兴奋,还有对未知的那一丝的怕和期待。

    走的时间她成了妇人,带着众人的礼物,带着众多的祝福满载而归。

    回去的路上芸娘和月季归心似箭,可再心急,他们也飞不回去,只能和路耗时间。

    到了六月中旬,芸娘他们终于回到了镇子。

    他们谢绝了林云飞的挽留,乘着马车回到了庄子,回到了家。

    已经有人骑马给赵家铺子和陈家报信了。此刻不止赵家一家人,花家一家人,就连陈家一家人都等在了庄子口。

    马车到了近前,看着庄子口那黑压压的的一群人,芸娘三人眼眶立马湿润了。

    人群内年迈有陈致远的祖父祖母,有秦氏和马氏,她们都是白发苍苍,可此刻却站在庄子头,焦急的等待着他们。

    男人有赵春生,有陈致远的两个父亲,有他的兄长。

    而热泪盈眶的妇人则有刘氏和赵氏。

    芸娘和月季下了马车,被一群人围了上来,听着一声声的呼唤,二人感觉心都在颤抖。

    哪里都没家好,什么都没亲人重要。

    二人一一的唤过了人,被众人围着问候。

    “你这闺女,就那样成亲了,娘也不在,你说你……”

    赵氏的眼睛通红,拉着闺女呜咽着,她没想到闺女去了趟京城,竟然就在那里成亲了。

    “娘,皇上下旨赐婚,我和致远哥也没法,日期赶的太近,实在是来不及接你们去。”

    芸娘小声解释着。

    “我知道,我知道。娘就是说说。”

    赵氏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就是心里有些难受。

    “你说说你。万岁赐婚那是多大的荣耀啊,别人把头磕破了都求不着呢,你倒好,还埋怨上了,芸娘出嫁,那头抬嫁妆可是皇后娘娘赐的,谁有这个荣耀,你快别难受了,这是好事。”

    刘氏说了赵氏一句。

    芸娘刚想插话,刘氏却围了上来,她的另一只手原本是被奶奶拉住的,现在却被刘氏抢了去:“芸娘啊,你现在都已经和致远成亲了,你就是我陈家的人了,是我们陈家的儿媳妇,那皇后娘娘赐给你的嫁妆,皇上赐的匾额可都得进陈家啊,我们摆香案日日供着。你说好不好?”

    刘氏的热情,刘氏的笑让芸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不是最厌恶自己的吗?怎么这么热情,难道就是为了那如意和匾额?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