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正中下怀

    两个人这一路并没有太多的交流,马风背着那一大包金银珠宝,感觉自己的背都快酸了,可是做为男人来说,总不能让一个女人背这么重的东西吧,再说他也舍不得让新苏苏背着最新章节。一直到了下午时分两个人终于到达了黄沟村,村子不大也就十来户人家,也多以老人孩子居多。

    “美女到这里你得跟我混了”马风用得意的神情看着新苏苏。

    “切,为什么要跟你混,难道你家住这儿”新苏苏不解的说道

    “美女聪明啊,你答对了,我在这里有亲戚,也算我半个家吧,你命就是好啊,正赶上我探亲,来吧,我很好客的”马风说嘀嗒小说网推荐小说。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家亲戚啊”新苏苏恍然大悟,原来马风是来探亲的,也多亏他来探亲,要不然这一路惊险她真要把自己搭上了。

    “算是吧,跟我来吧”马风领着新苏苏来到了村子最里边的第一家。这户人家的大门跟其它几家不同,不论大门还是墙都是漆黑色的,门角上还插着一把已经干黄了的草。单从外面看就已经让新苏苏很不舒服了这颜色让她感到非常的压抑,如果是她自己来到这个村子,新苏苏是断然不敢进去的,就是现在有马风领着,新苏苏的心里还有些顾虑。但是看在马风曾经救过她的份上,她还是信任马风七八分的,所以新苏苏跟着马风进了院子。

    院子的门无人而自开,就好像里面的主人知道他们要来一样。新苏苏站在院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进来,没事的,这家主人还是很好客的”马风说

    新苏苏点点头,还是站在原地不敢挪动一步。她心里在想,如果真的要进去,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不就等于翁中捉鳖吗,呸,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个词,这不说自己是鳖吗。不过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到时候自己不就是人家翁中的鳖吗。这个马风就好像有意引着自己来到这里似的,他是敌是友,自己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新苏苏犹豫着,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去。

    “别瞎琢磨了,我要想害你,就不会救你了,这一家是巫医,所以他的院子有些个别,你看门上的草。那叫孔雀毛,是一种草药,是这里的风俗。别人一看到这些草就知道这里面有医家,就像门符一样。快进来吧。”马风说完就走进屋子里去了。

    新苏苏听到马风这样解释,还是半信半疑的走进了院子,正当她对四周摆设充满好奇时。马风却搀着一位老人,颤微微的走了出来。

    新苏苏看到这位老人背有些陀了,头发也已经掉光了全文阅读。但是皮肤很白晰,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这使得他脸上的青筋看的一清二楚。老人直愣愣的看向新苏苏,他用手指了一下,马风便会意的搀着她,慢慢的走到新苏苏近前。

    老人因为陀背的关系整个人显的那么矮小,他用圆宵似的眼睛打量着新苏苏。新苏苏这般如此近的被人盯着看,还是第一次,更何况眼前这位盯着她看的老人,好像得了什么病一样浑身上下已经白的像透明了一样。浑身满是突出起的青筋历历可数。新苏苏的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对着老人挤出一个美美的微笑。

    老人用沙亚的声音对马风说“你确定是她吗”

    “姑婆。我跟马雷都确定,就是她”马风声音肯定的说。

    “那,进来吧”说完,马风把这位姑婆又搀进了屋子里。

    “姑婆让你进屋,快进来吧”马风叫着慢吞吞稍显犹豫的新苏苏。

    新苏苏咬咬牙,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已经进到院里了,想在出去恐怕也没有这么简单,索性新苏苏什么也不想了,大踏步的走进屋子里了。

    咦,这屋子里怎么没有窗户,而且药味好大啊,呛的喉咙生疼。而且屋子的客厅里摆满了好多的木桶,想必药味就是从这些木桶里传出来的。马风搀着那位姑婆并没有在前厅逗留,而是转过一个小门往里间去了,新苏苏收回好奇的目光,紧走两步也跟了进去。

    “姑娘,坐吧”姑婆用沙哑的声音招呼着新苏苏。

    新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