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零百比八章 有人比我来得更晚

    因为拜堂的吉时是在上午,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时,天纵山上就已经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客人的脸上虽然带着喜庆的笑容,但是,却也略显拘谨,不敢大声喧哗最新章节。

    因为天纵山极为庞大,道路复杂,为此,玄天宗还特意安排了专门的引路人,每一个门派,甚至每一个世家,都有专门的接引人,务必不能有半点差错。

    来的最早的是那些可以媲美二流门派,甚至一流门派的大世家,比如西南戎州的宋家等等,再接着便是二流门派中的一些佼佼者,再来便是一流门派,以及那些顶级世家了,这些顶级世家的实力,实力甚至比大部分的一流门派都要强大,而且传承很久,行事低调,因为是由庞大的家族组成,凝聚力甚至比门派更强,绝对不容小视。

    举行婚礼仪式的地点,就在天纵山中央,玄天宗议事大殿前殿,现在离吉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宿宗主已经亲自下山去御城迎接新娘,但是,前殿里,除了四大超级门派外,竟是差不多已经到齐了。

    这些门派和家族都是泾渭分明,甚至每个州之间,都划分了一个地盘,而神州的各大门派和世家,却是沾了普济观的光,被安排在了左边最靠前的一个位置。

    神州的整体实力,在九州中,甚至连中间都算不上,排位非常靠后,仅在那四个空位之下,因此,见到神州之人,竟然占据了最好的位置,不少人心里都有些酸溜溜的。

    比如,正西拾州之人,就有些人看神州人不顺眼,尤其是看普济观不顺眼,谁让神州出了一个柳慕汐,在名声上硬是压了圣女一头呢,这不仅仅是清梦斋的耻辱,也是整个拾州的耻辱。

    圣女在他们眼中,几乎是最完美的存在,柳慕汐凭什么跟圣女相比?

    当然,正东阳州的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只不过,比起拾州人的不满,阳州之人不爽之外,还有一点得意洋洋,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越传越烈的流言。

    阳州之人,对潋滟夫人都十分有信心,败在她手中的女子不计其数,任他们爱的死去活来,只要潋滟夫人一出手,再恩爱也是枉然最新章节。

    说不定,玄天宗宗主娶妻后不久,就会想着要休妻了。

    柳慕汐算什么,还想要压在潋滟夫人头上,简直是痴心妄想。

    他们都等着一会儿看柳慕汐笑话,顺便也瞧瞧那柳慕汐究竟长得什么样,竟然能被称为“九州第一美人”!

    其他各州相对平静,他们并没有能跟圣女妙音,和潋滟夫人相提并论的奇女子,所以,并不会像那两州之人仇视神州,甚至不少人还是柳慕汐的崇拜者,对她及有好感,自然希望柳慕汐能够名副其实,不要让大家失望。

    在场之人,都对那个传言有所耳闻,有人相信,继而担忧柳慕汐的处境,但有人却是对此嗤之以鼻。

    那潋滟的确是艳名远播,但是,她的名声却也不是什么好名声,何况年纪又一大把了,如何能让玄天宗的宗主对她另眼相看?

    真当宿宗主是那等没有见过美色的好色之徒吗?

    还是她以为,宿宗主跟她以前的那些男人一样,一见到她,就被迷得不知东南西北了?

    若真是如此,那宿衍恐怕也难以走到这个位置上。

    宿宗主没有立即澄清这件事,自然有他的想法,或许是,他根本就没把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言放在心上?

    总之,别看外面传言四起,很多人不明所以相信了这等不靠谱的流言,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看得十分清楚——

    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四大超级门派,终于露面了。

    最先到达的人,是正南迎州圣天门的人,带队的人,圣天门德高望重的太上长老——王长老,这位长老在圣天门地位尊崇,连一向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的的门主公孙能,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最新章节。

    王长老亲自来道贺,足以看出圣天门的态度。

    但是,大家也不觉得太过意外。

    谁让圣天门前段时间,激怒了玄天宗,赔进去了一个法王,才堪堪平息了这件事,但是跟玄天宗的关系,却依旧紧张,圣天门派了王长老来,也是向玄天宗示好的一个表现。

    圣天门一到,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恭迎,王长老态度和蔼,完全没有摆架子,让众人对圣天门的看法,也稍稍改观了一些。

    圣天门都来了,其他三个超级门派还会远吗?

    果然,圣天门来了之后,正北玄州的未央宫也派人来了,未央宫的人是五大门派中最神秘的,也是最少露面的一个,简直就像一个隐形人。

    但他们向来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总是在人们快淡忘他们的时候,办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来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而且,未央宫的人,长相跟大家也略有不同,比寻常人比起来,他们身材更加高大,五官立体,甚至有些人的眼珠也不都是黑色的,还有碧绿甚至灰色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未央宫才不愿意跟人打交道。

    若非此次是玄天宗宗主的婚礼,恐怕未央宫的人,根本不会露面。

    未央宫这次来的人是一名神色冷漠,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他也是未央宫的右护法,姓柴,他对所有人都很冷漠,点了点头,就带着人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一脸的生人勿进。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