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48章

    在他身下扭动着身子说,“大哥,你得给我个经理当当。不然我不让你。”

    “好的,不就是经理吗?”

    彭川卫很快就扒光了刘美丽。望着这一堆性感的浪肉,感受到权力的伟大。

    第072章 低级****

    刘美丽送货上门使彭川卫感到意外,他在心理琢磨着刘美丽不过如此,这一切还不是冲着经理这个职务去的。女人啊女人,彭川卫感慨颇深。他想在这个女人身上好好的展示他地位和威严,所以他要好好享受一下高高在上的滋味。

    彭川卫将刘美丽摁在他办公室里的床上,这张床不知被他睡过多少个女人,床是女人命运的转折点,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摆脱不掉床的情结。

    床有的时候会给女人带来幸福和甜蜜,有的时候也让女人痛苦不堪。

    刘美丽在这张污秽的床上放浪情怀,她其实是为了讨好彭川卫,每每想起自己眼看着就是经理了,心情就格外舒展。而且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她要报答他,所以她使出浑身的解数想让他快乐,刘美丽浪态百出,风**无限。自己将自己扒光,刘美丽娇艳的****使彭川卫乱了性,他像饿狼一样的扑上去,他太渴望发泄了,渴望占有了,彭川卫没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在他进入时轻慢的一叫。使他非常开心。他便浑身爽朗的做了起来。

    彭川卫感到快乐的征服和侵略,在她的体内入进了天堂。他像牲口似的让刘美丽做着各种姿势,刘美丽厚颜无耻的顺从着。

    彭川卫玩得很尽性,可是就是有点累,他现在有点体力不支。是刘美丽的**声浪语和雪白动人的肉体支撑着他的欲望,使它们没有痿下了。

    彭川卫从她身上下来,躺在床上。想歇息一会儿,刘美丽以为他又想起了什么花样了,撅着肥硕的屁股等待着,次时他们做的正是从后面进入的,这个姿势彭川卫是从猪狗和驴马交配中受到启示的,心想既然人是动物的一种,那么既然动物能的姿势人也能,包括****,起初刘美丽还有些羞涩,还不肯用这个姿势,她觉得太那个了,可是她架不住他的纠缠,只好顺从。她今天来就是为了顺从他的,只要无限的顺从,她今天的使命就能实现,有的时候女人比男人更能适应环境。

    “来呀!”

    刘美丽撅着肥硕的屁股做了一个鬼脸,非常****和猥亵。

    彭川卫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荡。这是他玩个的女人中最淫荡的。他的心情非常舒畅。

    伸手在她那肥硕的屁股上抚摸了起来。刘美丽发出纲哼唧的呻吟声,使彭川卫心花怒放,“快点。死鬼,”

    刘美丽扭过头来,瞄了他一眼,浑身都是勾引就淫荡。“还等啥,是不是不行了?”

    彭川卫站了起来,凑上前去。啪啪的拍着她的屁股和身体,“干麻啊你啊,把我都弄疼了,轻点好不好?”

    彭川卫得意的笑了。但是他并没有受手,反而有持无恐放肆起来。

    转瞬间刘美丽雪白圆润的屁股被他打得通红,好像一片火烧的云彩。

    彭川卫发泄完了,有些轻松,也许这就是变态,总之他喜欢使紧的祸害女人,糟蹋女人。

    刘美丽像一只迷失方向的动物,在茫茫的森林里不知如何是好。

    彭川卫将刘美丽搬了过来,刘美丽顺势倒在他****的身上。然后对他暧昧的一笑,十分勾魂。

    两个充满肉欲的身体胶着在一起。

    彭川卫抓住刘美丽的颈项往下摁,起初刘美丽没有明白他的意图,并不顺从他,跟他南辕北辙。

    刘美丽以为他让她在上面,所以她就趴在他的身上,结果却与他的愿望大相径庭,背道而翅。

    彭川卫再次摁刘美丽的头,刘美丽还是没有明白他的意图,此时刘美丽正脸对着脸在他是身上看着他。这种姿势不是他想要的,他想矫正她这种姿势,所以就有些急噪,动作也变得粗野了起来。

    彭川卫搬着刘美丽,他想把她的头搬到下面去,他又不好明说,但他的愿望她没有心领神会。

    这让彭川卫很不安,他干脆直接的将她的头搬到他的大腿之间。面对他那个高耸的劣根。

    刘美丽睁着惊恐的眼睛不明就里的望着他,欲说还休。

    彭川卫发现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便来了直接的,他用手使劲的腿着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朝下推去,由于过于唐突,彭川卫在往下推刘美丽时,刘美丽的粉脸不甚触到他那高高矗立的旗杆上,那上面粘着女人体内粘稠的东西,溅了刘美丽一脸,使她非常恶心,她刚想跟他假,这个男人太操蛋了。但她转念一想还是忍了,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误了自己的前程。

    如果她发火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她还是忍着完成没有完成的程序。

    然而彭川卫并不善罢干休。依然使劲的摁她的头,让她彻底趴在他的两腿之间。

    刘美丽一楞,但她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她强忍着恶心叼着他的那个东西,吸吮起来了。

    彭川卫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心满意足的笑了。因为终于有女人肯为臣服他的胯下了。

    “大哥,啥时候让我当经理啊?”

    完事之后刘美丽依偎在彭川卫的胸膛上,用她那温柔的小手抚弄着他。

    “这个……”

    彭川卫****过后有些疲惫,他懒洋洋的说,“你等着安排吧。”

    其实彭川卫不想让刘美丽当经理,他对她的承诺只是一个诱饵,如果她真的上钩了。他又有些后悔了。因为刘美丽并不懂他公司里的业务,虽然花娟不是他的人,但她业务精湛。可以独档一面。

    “大哥,你说过的话不想算数是吗?”

    刘美丽瞄了他一眼。“用完我拉倒,卸磨杀驴是吗?”

    彭川卫抚摸着她那光洁的身子。说。“美丽,你别多想,现在公司很复杂,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得把公司里的一切摆平了再说。”

    “你就忽悠我吧。”

    刘美丽撅起了红嘟嘟的小嘴,十分动人。

    “那能呢?”

    彭川卫摸着她的屁股说。“我咋能忘了这么美妙的东西。”

    “缺德。”

    刘美丽娇嗔的道。

    虽然陶明没有了公司的股份,但他还来上班,因为公司现在并没有开董事会罢免他的职务。

    现在彭川卫见着陶明心里非常别扭。他把陶明叫到办公室,“陶明,现在你该退出公司了。”

    陶明在彭川卫的办公室坐下,彭川卫直截了当的说,“因为,你已经不是公司的控股人了。”

    “彭董事长,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赖着公司不走的。”

    陶明说。“不过,有些事我到现在也弄不明白。我想弄明白再走。”

    “你指的是啥?”

    彭川卫拿出了香烟。“你来一支吗?”

    “当然。”

    陶明起身去接烟。然而点燃。说。“彭董事长那时你非常着急跟我合作,结果却是这个下场。现在你满意了吧,似乎你想让我倾家荡产才好。我们没有啥仇吧?”

    “陶明你这话啥意思?”

    彭川卫慢吞吞的抽着烟,心不在焉的问。

    “我估计咱公司这次股票大跌就是你背后操纵的。”

    陶明分愤怒的说。

    “那是你的怀疑。”

    彭川卫说。“现在公司的控股人是武斗,他过了会儿就会来的,到时候你们交接一下,我希望你们正交接顺利。不要有不和谐的事情发生。”

    “彭董事长算你狠,我会记住你的。”

    陶明咬牙窃齿的说,其实这次陶明赔惨了,他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损失九百多万,这可是他这些年奋斗来的血汗钱,转眼就没了,化为乌有,这种打击太残酷了,使他受不了,但生活中无论是啥,都得面对。

    “那好。”

    彭川卫莞尔一笑“咱们是朋友当然得记住啊。”

    “我还会卷土重来。”

    陶明说。“我不能就这么善罢干休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