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集第一二二回女性内裤

    早饭过后,刚坐到电脑前面看了一会新闻,玉卿就过来把我拉着我的手,甜甜一笑,道:“姐夫,你跟我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一使劲把她拉入怀中,亲吻着她的面颊,笑道:“什么好东西?有没有姐夫的小亲亲好?”

    “(*^__^*)嘻嘻……,来了你就知道啦。”玉卿笑嘻嘻地在我的嘴角两边亲了亲,从我怀里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出了她的房间朝姨妈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走进去胜,姨妈的房间,除了少了一个书橱,其他的摆设跟玉卿的房间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你带我到姨妈的房间干什么?”

    玉卿没有说话,直接拉着我走到姨妈的床前,把我推倒在床上,狐媚一笑,道:“把裤子脱掉。”说着不待我同意便将玉手伸到我的腰间去解我的腰带。

    我半仰着身体,双手在后面撑着,任她拉开我的拉链,笑道:“这么猴急?又想要了?”

    “(*^__^*)嘻嘻……”玉卿笑着把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脱到底,然后竟把血液正在加温的我凉在了一边,杨柳清风般走到姨妈的衣橱前,千娇百媚地回眸一笑,然后打开衣橱从中拿出一件很小的衣物很快地放到背后径直朝我走来。

    “不会是内裤吧?”她把我的裤子连同内裤都脱掉,很明显的让我认为她手中那不大一件的衣物是件内裤,不过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会从姨妈的衣橱里拿出来呢。

    “给。”玉卿狡黠地看着我把手里的衣物塞到我手里。

    我展开一看,果不其然,这正是一件镶着蕾丝花边的黑色女性内裤,看型号,这有点大的女性内裤很明显不属于玉卿,而是属于姨妈。姨妈的贴身的最为隐私的蕾丝内裤被我拿在手里,手感柔柔的滑滑的,尤其是在内裤前面的某个重要部位还绣着的一朵如血的玫瑰花。这给了我视觉上最大的刺激,彷佛一股电流击中了我的身体,眼前更是画面连连,彷佛冰山雪莲般冷艳美丽的姨妈正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双臂合拢遮掩着高挺的乳房,隐约间见玉峰顶上镶嵌着两粒硕大的红枣,双腿紧夹中唯一穿着的便是这件性感无比的蕾丝内裤,而血红的玫瑰好像黑暗中的一团燃烧的火焰。本来就在升温的血液好似受到了高能媒介的催化迅速地沸腾起来,某部本能地冲天挺起,血脉贲张地散发出诱人的气味。

    玉卿看到我下面那火爆的物事,心里一阵发慌,身体发软发热,赶忙白了我一眼,娇啐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快点把它穿上啊!”强压着心头的欲火,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道:“这可是姨妈的内裤,你让我穿这个?”

    “是啊,妈的内裤有什么不可以吗?不都是内裤,总比你穿着这件脏兮兮的内裤强多了吧!”这丫头一副暧昧的眼神,拿起被她给脱掉扔到床上的我的内裤放在鼻子端深吸了一下,然后皱着秀美的小鼻子,道:“闻闻,这都什么味了!姐夫,你都几天没换内裤了,上面湿湿黏黏的能舒服的了吗?”

    玉卿手中摇晃着内裤,其实就是香玉昨天刚给我买的那件裆部印着小鸡叨食的四角花内裤,昨天来之前被几女硬逼着刚换上的。只是昨天夜里跟玉卿小别胜新婚,做到激烈处下面水漫金山,便随手拿起内裤在两人的下面抹了几把,随即继续作战。如此,这件非常可爱而有意义的四角花内裤便临时替代了卫生纸巾,以至于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上面依然湿湿黏黏的,穿在身上极为不舒服。但出去买早餐总不能不穿东西在里面吧,虽然这样也未免不可,但走起路来,那么一大条在两腿间晃来晃去,很不舒服,而且摩擦生热,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状况,尤其是在路遇那种穿着让人血脉贲张或漂亮到立刻能打动人心的女人,体内就会发生自燃,某些特别敏感的东西就会不由自主地抬起她高傲的头,所以还是穿上了,虽然它是黏黏的湿湿的。但穿上之后确实的不舒服,确实很想换上一换,可是要让我穿这件女性的充满性诱惑的蕾丝内裤,而且这件内裤还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姨妈的。这实在是有够匪夷所思。这丫头实在很会的想。

    “可这是姨妈的内裤啊,穿上总觉着怪怪的,还是不要了。”姨妈的内裤穿在我身上,这种事情想想都令人血脉贲张。若是真的穿上,只怕今天一天都要顶着帐篷过了。“要不你还是拿一条你的内裤给我穿吧?”

    “我没有,我就一条自己穿着呢。”这丫头分明是在跟我使坏嘛,鬼才相信她只有一条内裤。

    “你这丫头骗鬼呢?不就一件内裤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会是以为姐夫真的不敢穿吧?”

    “我当然相信姐夫敢穿了。姐夫可是天下最有色胆的人呢!”玉卿不怀好意地恭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