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1部分阅读

    醉酒老婆在我面前被人奸

    引言:老婆任念

    老婆名叫任念,今年29岁,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曾经在外院上学的时候,就有大批的追随者在身后,可想而知她的相貌和身材。要说出污泥而不染大家可能还不信,但是的确是事实。虽然任念很爱玩,玩起来也挺疯,但她骨子里面是一个传统而保守的女孩。交往6年,直到新婚之夜,老婆才把她的第一次交给了我。

    毕业后,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出色的口语,加上惹火的身材和姣好的相貌,任念很顺利的进入了我们当地的一家规模不小的外贸公司工作。也是这6年,当初的小丫头也逐渐成长起来,成了公司里的业务能手,很得老总赏识。一路平步青云,从小主管到销售部主任,再到现在的销售总监。一般很难拿下的单,只要我老婆一出马,一定十拿九稳被搞定。

    当然,其中的奥秘无外乎是女人年轻貌美和适当放电带来的结果,任念的度把握的很好,我也很相信她的处事能力,所以她出去谈客户我从来不担心。顶多就是被客户搂搂腰,被她连灌酒带灌迷魂汤的,很少有客户能抵得住她撒娇般的劝诱,再难搞的客户,最终都会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字。

    任念手下管理者20几号销售,其中有15、6个都是男孩子,干销售这行的都知道,男的凭的就是厚脸皮,女的靠的就是不要脸。我老婆是人精,身子和脸都保住了,糖衣炮弹拿下,糖吃掉,炮弹还能还给对方,有着这样的老婆,我很自豪,也很欣慰。

    由于我的工作收入也不错,结婚短短两年来,她的收入,加上我在公司的期权,让我俩的生活比同龄人过的要优越些。不仅在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式公寓买下了一套价值千万的房子,也有了自己的BMW车,按理说,我应该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不……

    一、乏味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和任念的性生活越来越少,两人之间相互吸引力也越来越弱。是工作太忙?还是提不起兴趣?不得而知。在外人看来,我们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优越的生活,羡煞旁人。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生活已经正在慢慢吞噬着我们的激情,就像两具行尸走肉一般。慢慢的,她也总是用加班、累了、改天、今天不舒服等等的理由推脱,当她又兴致的时候,我机械的配合也总是无法给她高潮。

    我已经在书房睡了将近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经历了很多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上了草榴,春满四合院,第一次看到了胡作非的大作,那一夜我兴奋的彻夜未眠。我既怨恨自己的下作,怎么会喜欢这种类型的文章,怎么会看后如此兴奋。我又欣喜,欣喜在看到这些文章后,我对老婆的激情正在一点一点的找回。幻想着文章中的女主角就是我心爱的老婆任念,幻想着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男人提起双腿,用力的猛干……

    当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我有我的工作,我有我的社会地位。我老婆有她的事业,很难想象,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难堪境地。这一切,都只能存留在我的幻想里,带着幻想和老婆做爱,那天,给她了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二、升迁

    老婆的业绩做的越来越好,这一次是一个俄罗斯的客户,在公司三、四个销售败下阵来的时候,无奈求助老婆。作为销售总监,这样的大客户肯定不能轻言放弃的。于是老婆带着两个助手,请客户到本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吃自助餐。席间,老婆的打扮很得体,淡紫色的职业小套装,端庄中透着一份灵气,入座后,自然的脱掉紫色小外套,白色碎花领的小衬衫包裹着她34B的丰满胸部,腰身的曲线恰到好处,端坐在椅子三分之一的臀部略微上翘,勾勒出一个完美的东方女性的身材比例。长发在脑后精致的盘起,淡淡的妆容,既不失礼仪,又不显刻意,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对最能舍人魂魄的眼睛。

    英语、俄语轮番上阵,伏特加、啤酒、五粮液三中全会,几轮下来,俄罗斯的老毛子便败下阵来,一扫往日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变成了一个温柔铁汉,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买单时,老毛子竟然还抢着买单,老婆又给公司省了一笔。他们老总请了我老婆,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据说就这一单,至少给他们公司带来至少3000万的业务营收,是净利润……妈的,就是我不懂这行,而且听说水很深,否则有这么一个能干的老婆,不如自己开家外贸公司了。

    三、庆功

    有了这样的业绩,庆功宴也是少不了的。精彩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

    类似这样大大小小的庆功宴,老婆每年参加好几十场,今天稍微有点特殊,即是他们老总夫妇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又是公司成立十五周年纪念日,再加上这么一笔大单,同时老婆又得到升迁,从销售总监升职为资深销售总监,别小看名头前多这两个字。这代表着工资至少翻一番,年终的现金奖励至少50W起步。

    庆功宴当然也是包场在本市一家五星级酒店,几百号员工共度狂欢,一些中高层的领导们在里面的包厢内把酒言欢。原本他们盛情邀请过我,但我一来碰巧没有时间,二来实在不喜欢这样觥箸交错的场合。所以委婉的推脱了,老婆知道我的心意,所以也没有勉强。

    那晚碰巧我公司的事情结束的也早,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回到家,打开春满,看着小说……一篇篇精彩的故事,看的我血脉喷张,尤其是一些老婆被老公下了药,然后找朋友来迷奸,又或者是老婆自己喝醉了,被人偷奸的情节,让我实在是兴奋不已……

    不知不觉,一点的时钟已经敲响,老婆还没有回来,这时我隐隐的有一些不祥的预感……我拨通了老婆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老婆明显已经喝的HIGH了,说五句话,其中四句都是跟旁人在说,只有一句是在回答我。让我有一些不快,草草挂了电话,回想起电话中的场景,应该是在一个KTV大包间内,听现场的氛围,至少应该有20来号男男女女。虽然只有间间断断几句交流,至少我得到了一些必要信息,「还没结束」「我先睡吧」「大概三点左右回来」……

    看着文章,想象着老婆任念在KTV里成为众人焦点的样子,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

    四、回家

    猛然间,电话铃声将我惊醒。看到来电显示是老婆,心想没准忘带钥匙了吧,于是迅速接起。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欢哥,我是刘强,念姐喝醉了,我送她到楼下了,麻烦你下来接一下吧。」

    这里要交代一下,由于我住的属于酒店式公寓的顶层28楼,是一梯一户的,进出电梯需要刷房卡才能启动电梯,并且自动识别住户楼层,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私密性,但却有那么一些不方便。假设在我楼下是我的朋友,我要去他家做客,我就必须坐电梯下到一楼,然后他也到一楼来接我,然后刷他家的房卡,直达27楼。扯远了一些,正是由于这样不方便的设置,任念的同事刘强就必须打电话给我。

    挂下电话我便急急忙忙的往楼下冲,一来关心老婆,二来是不放心这个刘强。这个刘强听老婆说过几次,为人比较好色,经常出去嫖妓,由此甚至被公安抓了,还是他们部门一个同事去帮忙保出来的。现在任念跟他单独相处,我怎能不着急。

    坐了电梯下楼,看见刘强的车停在楼门口,他在车旁抽着烟,人还算帅气,但是穿的很随便,一件POLO衫,一条宽松的沙滩短裤,一双凉鞋。

    见我出来,立刻丢掉烟头,迎上来说:「欢哥,念姐今天喝太多了。刚才都吐了,快扶她回去吧。」我说「真麻烦你了,小刘。多谢啊!」刘强说:「欢哥这是哪里的话啊,念姐平时挺照顾我们的,我偶尔照顾一下她也是应该的啊。」

    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我听到这个「照顾」这个词,总觉得那么别扭。但是也没有多想,就从车里扶出已经不省人事的小念。一袭黑色连衣小短裙此刻已经皱皱巴巴,胸前还有一些水渍,我抱着她的上身把她往车外拉,身上的酒味确实浓烈,而小念就这么瘫软着任由我抱着拖着,心理犯起嘀咕,便问刘强:刚才她就喝成这样了?你们是怎么把她弄上车的啊?

    刘强赶忙说:刚才念姐还有意识的,估计是太累了,后来睡着的吧。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扶她回去吧。

    我抱着小念,就像拖着一具尸体一样费力的走到楼门口,由于她实在瘫软的厉害,我仅靠一只手是无法完全抱稳她的,虽然她的体重只有90多斤,但当一个90多斤的人完全无意识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什么概念了。在楼门口,我狼狈的翻着房卡,这时候原本准备上车离开的刘强看我这么狼狈,便走上前来说:「欢哥,我看你一个人太辛苦,我帮你一起把念姐送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