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章 七侠相聚

    海舟南行十数日,到了长江口,一行人改乘江船,溯江而上。

    父亲母亲换下了褴缕的皮毛衣衫,两人宛似瑶台双璧,风采不减当年。我们兄弟也换上了新衣新裤,甚是俊美可爱。

    俞莲舟这位二伯虽然冷口冷面,沉默寡言,其实对我们兄弟颇为疼爱,或许是因为潜心武学,无妻无子,以致将爱惜之情都放到了我们身上吧!

    我知道上武当山这一路要出好多事,所以将玩心大大收敛,整天不离父母左右,万一一不小心被人抓走,吃玄冥神掌那个或许会变成我,我可不想受那份罪。果然和书里写的一样,先是碰到了巫山帮的贺老三,害的哥哥差点被蛇咬到,接着到了安庆又遇上峨眉派假扮昆仑派拦路。我们一路小心谨慎,这天过了汉口,午后即将到达安陆,忽见大路上有十余名客商急奔下来,见了我们五人急忙摇手,叫道:“快回头,快回头,前面有鞑子兵杀人掳掠。”俞二伯问:“有多少鞑子?”一人道:“十来个,凶恶的紧哩!”说罢便向东逃窜而去。

    我心知这里正是鹤笔翁掳去张无忌的地方,于是多了几分谨慎,紧紧跟在他们身边。父母亲和二伯追着元兵大肆砍杀的时候,我就留意到了哪个假扮元兵的鹤笔翁,我离得他远远的,中间还隔了个武功最强的俞莲舟,估计他不会做冒险抓我的这种没把握的事吧!

    果然,他掳走了毫无防备的哥哥,又打伤了俞莲舟二伯,母亲由于伤心过度,山中夜骑,再加上受了风寒,忽然生起病来。父亲雇了两辆大车,二伯一车,我和母亲一车,他自己骑马在旁护送。

    这一日刚刚过了襄阳,在路上却遇上了泉建男和三江帮的数十帮众拦路。父亲为了保护我们和泉建男打了起来,在看书的时候就觉得泉建男很滥,没想到滥到如此地步,就几招花拳绣腿还能当上高丽青龙派的掌门,竟然还敢到武当山下撒野,真是太也不自量力!

    泉建男被击倒后,三江帮众开始向车前涌来,意图劫持我和母亲还有受伤的俞二伯,正在这危机时刻,救星突现!

    二伯突然喊道:“六弟,出来把这些人收拾了罢!”忽听得半空中一声清啸,一人叫道:“是!五哥,你好啊,想煞小弟了。”数丈外的一株大树上纵落一条人影,长剑颤动,走向前来。正是六侠殷梨亭到了。父亲喜出望外,大声道:“六弟,你好!”

    我在车中偷偷观望,这个六叔长得还算不错,只不过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看来书中说得不错,还不够成熟啊!

    三江帮中派出数人上前拦截,只听得啊哟啊哟,叮叮当当之声不绝,每人的手腕的“神门”穴上一一中剑,一一撤下兵刃。这“神门”穴在手掌后锐骨端,中剑之后,手掌再也使不出力来。殷梨亭漫步走来,遇到敌人阻挡,长剑一颤,便有一件兵刃落地。

    父亲大喜,说道:“师父的‘神门十三剑’终于创制成功了。”“这便是神门十三剑么?”我凝神观看,“果然神妙无方!”

    三江帮众四散逃走,父亲给泉建男拍开穴道,泉建男满面羞惭,落荒而去,竟不与三江帮众同行。

    父亲和殷梨亭双手相握,互道离情,我跳下车去,大声道:“六叔,刚才那几剑棒极了,教我好不好?”

    他望着我一愣,“五哥,这是……”

    “我的儿子,叫无忧。”

    殷梨亭蹲下身把我抱起来,道:“好可爱的小孩!好,六叔有空一定教你!”

    父亲拉着六叔去见母亲,母亲病得沉重,点头笑了笑,低声道:“六弟!”六叔笑道:“五嫂也姓殷,那好极了,不但是我嫂子,还是我姐姐。”

    当晚我们在仙人渡找了间客点歇宿,母亲病重便先去睡了,我跟在几个大人身边,听他们说些别来之情,谈着谈着便谈到了纪晓芙。我心道,此时纪晓芙早不知道在哪里生了孩子,而且孩子都不知道几岁了,这个六叔可真够笨的,自己的未婚妻给别人生了孩子,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不一会儿,一群五凤刀门下来这里拜谢大恩,把大家弄了个胡里胡涂,直到四侠张松溪突然扑了进来,一番解释后,父亲几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他救了五凤刀门下。我仔细打量着这个武当七侠中智计过人的四伯,他长得有些瘦小,但却是满脸英气,个子不高,但却气势不凡。“是个人物!”我心里暗道。